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牛二愣】(04)作者:lswy2199
【牛二愣】(04)作者:lswy2199
字数:6307


             第四章、美丽的烦恼

  「侄女,扶我回屋吧。」

  老牛头儿被美丽搀起来,一瘸一拐的回到了炕上,把受伤的腿摆个舒服的姿势,半靠着和美丽说起了话。

  「侄女,给你添麻烦了,这腿脚不方便,啥也干不了哇。」

  「叔,看您说的,我愿意伺候您,我爹妈打我很小的时候就没了,后来男人也死了,这么多年无依无靠的,没个亲人,那天几个小混混要非礼我的时候把我给吓坏了,当时自己就想,如果真被他们占了身子去,我也没脸活在这世上了,这时候您来了,打跑了二狗子,看着您我打心眼里觉的踏实,从小到大我也没感受到被男人保护是个啥滋味,从那天您挡在了我身前,心里感觉特别的暖和,想着还有人愿意保护我,照顾我,我就············」美丽说着眼眶就红了,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这么多年的心酸委屈一下子都涌了出来。她这一哭不要紧,可一下子慌了老牛头儿。

  「丫头,别哭,这么多年怪不易的,叔都知道。」边安慰着美丽,边轻拍着她的肩膀。美丽越哭越伤心,一下扑在了老牛头儿的怀里,靠着结实火热的胸膛一时间泣不成声。哭了许久,美丽的情绪也渐渐稳定,这才发现此时两人的姿势实在是太过暧昧了,老牛头儿光着膀子,一只胳膊把自己搂在怀里,另一只轻拍着她的后背。自己的脸贴在了老牛头儿的胸膛上,因为没有衣服的阻隔,他胸前的皮肤被自己的眼泪弄湿了一大片,滑腻腻的,耳边还能听到老牛头儿「噗通,噗通」的心跳声。有心从牛头儿身上爬起来,又舍不得这温暖舒服的怀抱,一时竟起也不是,不起也不是。

  老牛头儿看自己这美丽的侄女总算不哭了,便慢慢的把她扶了起来,用手擦掉美丽脸上未干的泪痕,捧起这梨花带雨的小脸,看着还因为情绪太激烈而一抽一抽的可爱模样,那鲜红的小嘴一张一张的,真恨不得再楼在怀里狠狠的亲几口,太招人疼了。心下定了定神。

  「美丽啊,你也别太难过了,你要是不嫌弃,你从今以后就当我是你爹,我当你是亲闺女,谁家要是敢欺负你,看爹还拿铁锹把他打出去!」美丽听了老牛头儿这话,像大冬天烤着一堆火,心里别提有多暖和了,嘴上便甜甜的叫了一声。
  「爹……」这句爹,也是把咱们的老牛头儿叫的,心里美的不行。

  「唉……俺这闺女,又漂亮,又懂事儿。」被牛头儿这么一夸,美丽一时也是羞的小脸红仆仆的。

  「爹竟乱说,就会取笑人家。」边说着边不依的晃着老牛头儿的胳膊。老牛头儿也是被自己这干闺女逗的一阵哈哈大笑。

  「您这伤腿久不活动是不是怪僵的慌的,我帮您按按吧。」说着便把一双白嫩的小手放在了牛头儿的大腿上,像葱般纤细的手指轻一下重一下的按着,心说。
  「别看干爹五十多岁了,可这大腿还真挺壮实,黝黑黝黑的,像老树干一样,还有胸膛,刚才自己靠在上面,热乎乎的都是疙瘩肉,二愣子他们还真是爷俩儿,一样的壮实!」

  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在大腿上做着按摩,不知不觉就按上了大腿根儿。这可要了牛头儿的老命了,这双销魂的小手似按似摸的一直往上,再往前一分就要摸到自己的黑蛋子了,虽然已是在竭力控制,可被这如花似玉的美人抚摸大腿根儿,这刺激还是让老牛头儿的大鸡巴把裤衩子顶起来个大包!而此时美丽光顾着走神乱想了,对自己快要摸上干爹的卵蛋仍然一无所觉,手还在向上继续按摩,直到手指尖穿过大裤衩子贴到了一团温热让面,才若有所觉的抬眼一看,正看到老牛头儿的大家伙支棱起的大帐篷,在那一跳一跳的跟自己打着招呼。一时臊的满脸通红。俏生生的飞了一个白眼。

  「干爹……你不老实……」听到美丽这话,咱们的老牛头都要哭了,心说,大闺女,这也不赖我啊,你这小白手在裤裆周围又揉又按的,我这不出丑才怪呢,急忙解释道。

  「闺女,俺也不想的,实在是对不住啊。」说着就要往里翻身挡住这要命的子孙根儿。美丽心说。

  「自打干娘去世后,干爹一个人确实也挺辛苦的,身体有这么壮实,难免会欲火旺盛。」想到这便伸手拦住了要翻身的老牛头儿。

  「爹,您别动。其实我又不是小女孩儿了,我也嫁过人的,您如果憋的难受,我帮您吧。」看着干闺女轻咬着下嘴唇,这娇滴滴的小模样,胯下的大鸡巴又涨大了几分,感觉龟头像是要爆炸一样。美丽轻轻的往下拉着大裤衩子,牛头儿的大鸡巴「啪」的一声就弹了出来,打在了肚皮子上,鸡巴眼子冲着天,在那一晃一晃的。美丽惊的张圆了小嘴儿,心道。

  「天哪,干爹的鸡巴好大啊,比二愣子的还大!鸡巴头子像鸭蛋一样,杆子有小孩子手臂那样粗,一根根青筋缠绕在大鸡巴上,像个老树根!」美丽一手握在了大鸡巴头子上,一手扶住了两个大黑蛋子,向下轻轻的撸开了干爹的鸡巴皮,扑面而来一股又腥又骚的浓郁气味,闻着这男性荷尔蒙一样的气味,美丽不自觉的夹紧了双腿,屁股在炕沿上蹭了蹭。

  「闺女啊,从伤了腿,到今天也没能好好洗洗,下面的味重,别熏坏了你。」
  老牛头儿一脸窘迫的对着美丽说道。此刻的美丽哪里还有心思听他说了些啥,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早就被眼前这冒着骚气的大鸡巴勾的挪不开了,硬的发亮的大龟头上粘满了好几天没洗形成的包皮垢,又腥又骚!大鸡巴眼子上分泌出了一滴亮晶晶的粘液,充满男性阳刚之气的味道早就让美丽意乱情迷不能自抑。不自觉的慢慢压低了身体,两颗硕大浑圆的乳房便压在了老牛头儿的大腿上,虽然隔着衣服,可牛头儿还是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了奶子的圆润弹性,一时间鸡巴又涨大了几分,在美丽的两只小手中一跳一跳的。

  凑近了冒着呼呼热气的骚鸡巴,美丽轻轻的撅起了小嘴,用两片红红的小嘴唇抿住了老牛头儿的鸡巴眼子,像亲嘴一样「啵,啵!」的亲了两下,紧接着张大嘴巴,滋溜一声便把老鸡巴头子含了进去,还用调皮的小舌头在嘴里一下一下的撩扯着。这一下子可是把老牛头儿爽的不轻,魂儿都要飞出来一样,原想自己这娇俏可人的干闺女就是用手帮着撸两下子,去去火,没成想上来就能把自己的大鸡巴给含进去,温暖湿热的小嘴儿,滑溜溜的小舌头,含着鸡巴发出若有若无的呻吟声,可是要了他的老命了。美丽一边品咂着骚鸡巴,一边抬起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牛头儿因兴奋涨的通红的大脸,这股子骚媚可人的模样就别提多勾人了。
  「丫头,呼······俺是真得劲儿啊·········呼·········再动动吧。」美丽听着干爹因为舒服连话都说的断断续续,再看他涨的红通通的脸,就更加卖力的含弄了起来,就像迫切想要得到表扬的小女孩儿一样,变着花样的裹着老牛头儿的大鸡巴,一会儿前后摆动,吸溜吸溜的含着鸡巴。一会儿用小舌头搔着大鸡巴头子。一会儿又整根的吐出来,用舌头卖力的舔弄着鸡巴杆子。口水顺着肉棍都流到了黑蛋子上,美丽一手上下撸动着龟头,小舌头顺着鸡巴杆子扫到了牛头儿的大黑蛋子上,边舔还边用小鼻子在蛋子上嗅啊嗅的,十足一只小野猫。

  「爹,你的蛋子也是骚的,和你的肉棍儿一边儿骚!」说完不待牛头儿回话,继续用舌头前后左右细细的舔弄了起来,舒坦的老牛头儿两个大黑蛋子控制不住的收缩。多长时间没碰过女人了,看见母猪都是双眼皮了,况且还是这么个年轻美丽的女人低头给自己含鸡巴舔蛋子。

  「闺女,你舔的俺都要飞上天去了。」老牛头儿一边说一边低头看着伏在自己裤裆上卖力舔弄的美丽,因为是半趴着的缘故,美丽的衣服向上拉起,裤子紧绷绷的裹在了她的屁股上,两团圆润的屁股蛋子被中间的缝隙分开,像一颗水蜜桃一样。露出来的后腰,白花花的一大片,看着都想咬上一口。老牛头儿虽然五十多岁的人了但身体依旧健壮,再加上美丽娇嫩柔弱,牛头儿稍微一伸胳膊就把大手摸在了美丽的后腰上,顺着白花花的软肉一路向前直接伸到了美丽的裤子里,沿着屁股缝往下摸,棒槌般的手指头一下就顶住了美丽的小屁眼儿。老牛头儿这套动作一气呵成,根本就没给美丽反应的时间,况且胯下的美人儿正专心致志的舔着肉棍儿,半撅着屁股,两半软肉微微的分开,屁眼放松,更是方便挨捅。老牛头儿舒坦的要飞起来一样,下手也没了分寸,「咕叽」一声,一小节手指头就按进了可人儿的小屁眼儿里。

  「爹……真讨厌,快拿出来,那里怪脏的。」这一下屁眼儿桶的美丽羞不可抑,娇嫩的小菊花一下就夹住了这根可恶的手指头。

  「俺闺女,全身都香,让干爹好好摸摸。」说着大手更加卖力的在美丽的屁股上揉搓了起来。正感受着屁股上的滑腻柔软,猛的从外屋传来二楞子的大嗓门。
  「爹!嫂子!俺回来了!」这一嗓子可是把俩人吓了一跳,美丽嘴里还含着牛头儿的大鸡巴,「唔,唔!」两声也不知道叨咕了句啥就要往外退,牛头儿正爽着,真是舍不的这销魂的小嘴儿,一把俺住了美丽的脑袋,用大鸡巴使劲往里顶了两下才放她离开,吐出骚鸡巴的美丽,被这两下插的直咳嗽。慌慌张张的整理衣服,还不忘白了牛头儿一眼。老牛头儿也知道刚才实在忘形,那两下顶的重了,忙给美丽轻拍着后背,伸手抓过一个被单盖在了自己挺立的大鸡巴上。堪堪收拾好,二愣子就撩开门帘进了里屋,见嫂子正坐在炕沿上,一脸晕红的咳嗽着,爹正给她拍背,便问。

  「咦?嫂子这是咋了?咳的这厉害?」

  「嫂子没事儿,咳咳·····就是刚才喝水,呛着了。」一边说着一边偷偷把手从被单子下面伸过去,恨恨的在牛头儿还硬着的大鸡巴上掐了一把,小鼻子对着牛头一皱,虽是责怪可让人看着说不出的调皮可爱。

  「楞子,地里干活累坏了吧,你到炕上躺着歇会儿,嫂子去给你们做饭。」
  说着便下炕到外屋去做饭了。二愣子脱了鞋躺在炕上打盹儿,老牛头儿这边可是不上不下的,心里的火不紧没消,被这傻儿子一搅和反而噌噌的往外冒,伸手拿过了靠在炕沿的拐杖。

  「楞子,你先躺着,爹去院里转转,这一天到晚的躺在炕上怪难受的,活动活动。」

  「爹,俺扶你去吧。」说着二愣子就要去搀。牛头儿一把拦住楞子的手。
  「不用,杵着拐杖能行,爹慢慢走没干系,你在地里累半天了,歇着你的甭管我!」说着杵好拐杖就下了炕,二愣子见实在是拗不过,也就没再说什么,继续倒在炕上打盹儿。

  这老牛头儿杵着拐杖慢慢悠悠的来到了外屋,见美丽正系着围裙在案板上切着菜,被围裙带一勒,越发的显着腰细臀翘。心想着就在一刻钟之前自己还用手扣过这迷人的小屁眼儿,小腹下便又是一阵火热,胯下的大鸡巴便又支起了帐篷。
  轻手轻脚来到了美丽的身后,闻着她身上散发出的少女的幽香,胯下的大鸡巴隔着裤子顶上了那翘挺的小屁股。

  「丫头,你看干爹能帮你干点啥?」美丽感觉屁股被一根大棒子顶住,先是一惊,紧接着便听到老牛头儿的声音,不由的回头啐到。

  「老不羞,就知道欺负人。」牛头一边用大鸡巴在美丽屁股沟子里蹭着,一边调笑道。

  「乖闺女,干爹咋欺负你了,干爹疼你还来不及呢。」说着一手就摸上了美丽的小蛮腰。

  「呸,你还说,刚才那两下,差点顶的人家背过气去。」老牛头儿作怪的大手顺着美丽衣服的下摆就伸了进去,粗糙的老茧直接摸上了腰间的软肉。

  「丫头,那你生干爹的气不?还哪疼?干爹给你揉揉。」一路向上,顺着美丽的小蛮腰,摸到了没有一丝肥肉的小肚皮,再向上便握住了浑圆饱满的大乳房,入手一片滑腻,又软又香。凭老牛头的大手愣是不能把美丽的大乳房一手掌握,可见确实雄伟异常。美丽酥胸被这么一抓,粗糙的老茧在乳头上一蹭,全身的劲儿一下子就泄没了,酸酸软软的像泥一样,嘴里不自觉的就哼出了声。

 「嗯··········就会欺负人·········讨厌的小老头儿
  ···········「老牛头儿一边轻轻的揉着美丽的大奶子,一边伸出舌头轻舔着她的小耳垂,要不说这岁数在这摆着,调情的手段岂是那就知道上来就猛干的二愣子能比的,刚用两手这怀里的美人儿裤裆里的小屄就跟泄了洪似的,屄水止不住的往外冒。透过小裤衩,连外裤都弄湿了一小片。牛头儿往下一看,美丽随着揉奶子的节奏正用屁股沟子迎合着自己的大鸡巴,向下稍稍调整了一下角度,把大肉棍子插进了裆下,美丽隔着裤子两条大腿夹住了老牛头儿的命根子,像是骑在上面一样。老牛头儿向上挑着大肉棒子,在屄外面向上一顶一顶的,虽然隔着裤子,美丽依然能感觉到从这大肉棒中传来的阵阵火热,烫的心都要化了。

  上面揉着白嫩的奶子,下面蹭着滑腻腻的小屄,正把美丽搞的动情,里屋又传来了二楞子的声音。

  「嫂子,饭好了没呀,俺都要饿死咧。」听见这一嗓子,老牛头儿心里这个气呀,心说。

  「你个小兔崽子,两回好事都让你给搅和了。」忙把大鸡巴从新塞回裤裆,转头杵着拐进了里屋,看见二愣子正傻呵呵的坐在炕沿上,便没好气的骂了一句。
  「嚎啥!你嫂子正给你做呢,晚吃会饿不死你,你个没出息的,上辈子饿死鬼投胎是咋的,想吃饭还不去外屋帮你嫂子的忙,就知道傻叫唤!。」二楞子也是被他爹这没头没脑的一顿骂给整蒙了,三两下从炕上下来塔拉着鞋到了外屋。
  「嫂子,你看俺帮你干点啥呢?」美丽刚从兴奋的快感中缓过劲来,脸热心跳的,听见二愣子说话,也没回头。

  「不用,你回屋等着吧,嫂子这一会儿就好了。」边说着边继续手里的活。
  二愣子站在美丽身后,看着美丽浑圆的小屁股可是走不动道了,侧耳听听他爹那屋没动静,掏出了大肉棒子就蹭上了美丽的后背,二愣一直是简单粗暴的风格,上来就用鸡巴往上顶。

  「嫂子,俺这大鸡巴可好些日子没挤浓了,你把裤子脱了,让俺爽快爽快吧。」
  说着就把手伸进了美丽的裤裆里,直接摸上了嫂子的小嫩屄,入手一片滑腻,整个裤裆全是屄水,光溜溜的,他哪知道自己老爹,又是让人家舔鸡巴,又是揉人家奶子的还隔着裤子猛顶的,早就整的美丽情不自禁了,还以为这娇媚可人的小嫂子是因为想自己想的屄眼子流水了呢。两手就要往下扒美丽的裤子,准备提枪上马,狂肏一番。哪知道自己老爹根本就没上炕,一直扒着门缝瞄着他呢,心说。

  「这傻楞子从小养到这么大,他一撅鸡巴就知道能尿多远,那点花花肠子瞒别人行,能瞒住自己老子?当爹的大鸡巴火热呢,他当儿子的就要上马,有这个道理么?如果放在原来,美丽对自己没那个情义,他俩这一顿胡天黑地的也就罢了,现在美丽和自己该干的不该干的都干了,就差没肏屄了,被自个儿子上来就要干,还有没有天理?」他老牛头儿肯定不乐意呀,当下使劲的咳嗽了一声。
  「楞子!进屋来!爹渴了,给爹拿口水喝。」听见自己老子威严的声音,二愣子的骚棍立时就软了,这也算是尝到了自己老子刚才不上不下的滋味了。转头灰溜溜的进屋给牛头儿拿水。这边可苦了美丽了,这心里七上八下的,心说。
  「这一会一个大肉棒子,一会一个大骚鸡巴的,弄的屄水流了一裤裆。骚根也舔过了,大鸡巴隔着裤子也蹭过了,就是没个能使劲插进去解解痒的,再说这还真是爷俩,家伙一个比一个粗,都争着抢着想肏自己的小嫩屄,该给谁肏不给谁肏啊,这要是让二愣子肏完了,他爹的大鸡巴又肏进来可怎么得了,都那么粗壮硬实,被这爷俩给轮着肏,还不给肏死了。」想到两根黑不溜秋的大肉棍子和自己白花花的身子一顿胡天胡地,又是一阵羞不可抑。俏脸一红啐道。

  「王美丽啊王美丽,你可真够不要脸的,这都瞎想些个啥,爷俩的鸡巴一起想,你可真是骚的没边儿了。」这可真是美丽的烦恼啊。

  爷俩和美丽小少妇吃完了晌午饭,二愣子倒在炕上眯了一小觉,约么半个时辰起来拿起锄头又下地去了,二丫睡觉也没个点儿,啥时候醒了啥时候再吃,现在呼呼的睡的正香,老牛头看看家里又就他和美丽俩人儿了,抓住美丽的小手往怀里一代,美丽「呀」的一声,顺势就倒在了牛头儿的怀里。看着怀里这如花似玉的美人儿,牛头说。

  「丫头,俺跟你说说体己的话把。」

  (ps:因为最近事情比较多,所以更新的稍慢一些,这篇我是写到了凌晨两点,实在没办法,以后尽量快一点更新,希望各位大大不要介意,有一点可以保证,就是绝不会太监,只是时间问题,最后快过年了,祝各位朋友,新年快乐,万事如意,心想事成,祝各位版主财源广进,大吉大利)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