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宾的性半生】(99-103)【作者:通路】
【宾的性半生】(99-103)【作者:通路】
字数:130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99

  这次广交会是林佩最难捱的一次,新婚的一周里多是在在睡梦中被一次次带到某种以前从未有过的境界,可也没有一次完整体会,没有同事朋友们口耳相传的神秘和兴奋。只是不再恐惧与丈夫的身体接触,生怕过了二十几天就又回到那梦靥中,更怕宾一个人在家做出点什么荒唐的事,留的后手倒成真实的心理负担。如果算的话也就是这半次真实的在体内抽动,她甚至无法确定宾是如何做到的。宾所做的一切都是为她好,可她要有至少一次她认可的从头到尾的完整性生活才能确定已度过了这一关。

  林佩在日思夜想的累积中亟盼着与深爱的人有一次真实完整的身体交流,过上常人的家庭生活,耳鬓厮磨夫唱妇随,她自知如妹妹所说的那样是个寡淡的人,没有性情中人那样太高的奢望。

  林佩广交会一结束不管同事朋友的嘲笑,没有多做停留第一个飞回了文市,回到家中送走司机关上门就急不可待的扑在宾身上,千言万语尽在无声的拥抱中。
  她在热吻中被抱上床,手忙脚乱的脱去衣物闭上眼睛。身体在宾温柔的抚摸中漂浮于半空,在热吻和吸吮中体内热流滚滚急不可待,一个未经世事的新手感觉一切远超梦境,想象,传说。

  林佩在跌宕起伏的真实中,乳房被抓揉得发疼,身体被压得喘不上气,被撞击的头晕目眩,她还是不知道宾是如何插入的没有感觉到。身体泛红在呼吸急促的缺氧中,意识模糊的完成了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性交。带给她超出想象的愉悦和快感,心里由衷的感慨,哇,结婚真好,内心更加爱着身边人。

  林佩虚脱般的睡到傍晚,头一回有了彻底放松后的慵懒。被拉起来坐在一起吃丈夫准备的饭菜,眼里只有家庭的温暖体贴。越发感到这七年的追求和等待值得!要和爱的人一路走下去。晚上宾没有再进一步只是相拥着睡着了,她的承受力还需慢慢的培养,欲速则不达!

  没几天后的晚上林佩又在宾的爱抚中热切盼望给与,在宾巨大的阴茎进入时感到了疼痛与阻碍,「哦,疼,真疼!不行了快停下来,」

  「没什么,那么紧窄当然会疼的,不舒服一会就过去了。」宾说着运动变得缓慢的,

  林佩边皱眉咬牙承受边说,「前面几次我都没有疼呀,很舒服的,」

  「傻瓜,我一直在用润滑果冻,但还是希望你有直接真实的感受。」

  「你还是有待开发呀,」用安慰的口气帮助放松,

  「你又来了,知道你为我好,可什么话从你嘴里出来就变味。」

  林佩知道真相后一脸的失望,还是没有做回正常人。想要顺利还是得借助润滑果冻,差距还是很大,心情失落被随之而来的一而再的兴奋冲淡,嘴里一拨拨的,「咦咦,呀呀,」身体在吟声中漂向高潮后再攀向更高,这才傻傻的注意到宾一直没有射在体内。

  婚前林佩就说过,「你们的那两个还小,我怎么也得给姨娘和孩子们面子,家里也比较好照顾,不争资源。」实则是对自己没信心怕过不了这关,又听了那些闺蜜的话,一结婚就生孩子会影响感情,还没玩够先不要孩子会更幸福。宾每次都会注意时间帮着傻白甜避免危险期。

  在宾清理的时候头埋在枕头里诺诺道,「你一定对我很失望,」

  「说什么,你的阴道是葫芦形的,难得的上品舒服。」

  这是实话宾有过这么多的女人,特别是这种小口葫芦还是第一次碰见格外珍惜。阴道口内有一窄环会卡在大龟头后面的阴茎上甚是难得。每次都要突破圆润坚实的阻碍进入里边的那种征服感,大开大阖时与大龟头的后沿会有完美亲密接触,远比竹节形,水龙带形,漏斗形各不相同,一般细长没有粗大龟头的人不会有那种体会。

  再补上一句,「这次我说的是真话,难得的珍品。」

  可偏偏碰上这么个不解风情紧张到冷感的女人。没法详细的从医学解剖构造教育她,心里感叹上帝为什么要把这难得的珍品给了她呢,老天爷还真是公平,世事难有完美!

  「拿我跟你以前的女人比?我可是你老婆!你还是嫌我不好,可真的很疼。」赚了牛角尖的人听不进好话,她害怕这会是将来丈夫找别的女人的借口,朋友们的劝告时刻记在心头。

  「要对自己有信心,痛快痛快有痛才更快活就是这个意思,」安抚着这个傻瓜,

  「紧窄才让人更舒服,」,

  「你可不能骗我,我们说好的就我一个了。」

  林佩开始真正的度蜜月,厌烦了到处跑住旅店的出差,宾又有课题就选择在家的两人世界。卿卿我我,耳鬓厮磨,缠绵悱恻,高高兴兴地过了几周。

  结婚前林佩就已给她父亲说过经常去广东喜欢上了粤菜,宾为她好想悄悄的在文市开个粤菜酒楼。她爸爸并没有太在意,人喜欢的东西多了,哪能样样称心如意。

  在蜜月中林佩又在宾的动员下开始与她父亲谈建粤菜酒楼的意思,宾则联系其他各方。为了说服林佩在资金方面的担心,在最好的时刻宾把做几年的川菜馆卖了个好价。

  林佩婚后再次与父母谈起粤菜酒楼,明说背后的大投资者是她和宾,岳母一听女婿对女儿这么上心也表示应该支持。最后在林佩父亲公司的挑头下三家外贸公司各出百分之十的资金参股粤菜酒楼。楼房所有单位商业局也同意先以五年为期入股百分之二十,再出资百分之九,五年后酒楼有优先权再续签五年。宾的百分之四十一分让出十分给广东李总的家人派厨师和培训经理和工作人员,按合理价格空远海鲜水产,投票权让渡给宾的代理,酒楼的经理。剩下的三十一是先垫后贷全部转给了银行,这样只要经营良好按期付息,宾就没出一分钱可以占百分之四十一加十良好经营酒楼。

  酒楼热热闹闹的开张,红红火火的经营。依旧没几个人知道是宾在投资,宾来了也是规规矩矩拿号排队等座。只有粤菜酒楼加了一道福建名菜,佛跳墙,这也是宾坚持要加的,又是略有改造。可开张以来,这道大受欢迎的菜因为太过繁琐耗时,一定要提前预定,否则就只有撞大运了。

  看着红火的生意林佩酸酸的夸奖,「你还总有一些与众不同的着,引起或者解决各种问题,反正我是猜不透,看不明。」宾当然明白她的意思是借寓意抒情怀。

  文市有了粤菜馆林佩会经常请家人去吃,两边的家人也都很开心,关系自然是十分融洽,林佩的家人始终不知道宾的许多往事。

                100

  白天宾经常会去实验室,说是度蜜月就是林佩在家休息,宾尽可能多的在家陪伴她,两人一起散步,做饭吃,逛街看望双方的家人,平平淡淡开开心心的放松自己,体会有家的好处。

  宾在家里放了一堆各种各样的录像带多是林佩喜欢的影星拍得。林佩无聊时会放放录像打发时间,无意中放到一盘来自香港的黄带,与林佩以前拒绝看的不同,是香港的一个当红的女影星拍的,这个演员是她相当喜欢的,拍过不少电影,这些带子里就有好几部是这个影星拍的爱情和故事片,总觉得她在电影中的角色演得眉目转情,婀娜身姿更是让人移不开眼睛,风景万种迷到众生。多年后都已息影了还是被人们津津乐道常上娱乐头条版面。

  当林佩看到影片上的熟悉面孔也在挑战自我拍这种级别的风月电影时,吃惊得不敢相信,颠覆了对小黄片的成见,趁宾在实验室她自己面红耳赤的看了一遍。
  喜欢的影星饰演一个年轻女孩被哄骗居然在电影里先后一对三,而且有这种片子里各种应有的表演。林佩边看边在心里评价,脱光了衣服不大的乳房在屏幕上远没有那么坚实诱人,腰身和屁股与脸蛋相比更是一般。心里想着就这样的身材不好好的穿上衣服演电影非要来拍风月片,演技在这个片子里也由于拘束放不开而一般般。况且谁又要看你的眉目转情,婀娜身姿,眼睛都盯在乳头,腰身,屁股和不多阴毛的扁平阴阜上,没有用避孕套打真军全在嘴里和阴道里进出。美好的形象在心中开始变得渺小,新鲜刺激好玩给自己找借口多是第一次看三级以上录像电影的人的通病。

  故事发展到事情败露后三个人被逼的没法,只有求各自的老婆去和女孩的长辈们对拼替丈夫们还债。然后这些女人们放开了主动再次加入战团,电影最后是大团圆大家一起在海边的礁石上完事。

  头一次完整的看中国人拍这种带有故事情节的四级片子,而且是熟悉的影星恍若是熟人朋友,还是令林佩受到极大的冲击,磁带都放完了还红着脸坐在那里过了很久。可还是忍不住下午又默默地再看了一遍,头一次有了想把宾叫回来主动来一次的想法。应该学学片子里面的这些女人的所做所为,学会些技巧也许会给丈夫带来更多的欢乐,更加迷恋自己喜欢家庭生活。

  林佩没有提起看过录像带了,晚上若无其事的吹促宾早早躺下后主动的关了灯,然后默默的把头埋在被子里笨拙的第一次主动拱到底下为宾口交,让宾大吃一惊!这么纯洁保守的女人也开始努力学习发展自己,适应家庭生活为爱的人付出。可技巧实在是乏善可陈,只会用嘴含住上下费力顶起被子,牙齿还时不时磕碰到阴茎,这方面没有悟性学什么都太慢没什么发展潜力。

  林佩掀开被子吐出阴茎大口的喘气,闷在被子里更加缺氧,加上用嘴吸吮没法呼吸都快憋死了,想学些技巧付出的努力也太多了,还成效不大自己都失望。
  宾想趁热打铁迅速的开发探寻林佩的承受能力,也许这样会打开她通往性的大门,在床上变得像个荡妇,不再是个木头似的受主。打开床头灯宾在灯光下从乳房开始吸吮乳头,双手抚摸腰背,轻划大腿内侧细嫩的皮肤,还没有碰触阴阜林佩早已是目光迷离的扭动着手录像带影响憋了一天的身体示意宾快些,宾还以为自己的付出有了进展。

  宾一翻身把林佩压在身下阴茎突进圆窄的阴道口一通传教动作,林佩在怡悦中学着发出吟声来。宾再把她扶跪下蹶着从后面撞击突起的屁股,林佩的手支在床上在回头看着宾一下下的撞击自己的身体,嘶吟着低头看着晃动的身体,好像自己的身体和表现比影星强多了,更加有信心,感到兴奋有加期待宾用更多的行动带来不同的快乐,只是阴道的感受依就是疼涩不适。半途宾还是没忘了套上避孕套这个他不喜欢的东西,一定要小心不能再意外怀孕。

  半夜林佩在睡眠的迷迷糊糊中被宾再次抚起摆成跪趴,没有前戏就在大力的撞击中兴奋的醒来,又一次被带到身心快乐的巅峰。疼痛不适没有那么强烈了,黑暗中她不知道自己和宾的身体与脸有什么表现,只有那嗜骨的快乐抽干了体内所有的力气。

  晨曦中宾第三次亲吻抚摸林佩的身体,懒散的林佩在爱抚中醒来,软软的躺在那里承受着宾的吸吮抚摸,被碰触的乳头皮肤都有种酸疼的感觉。林佩的身体感到麻木迟钝,为自己短时间内的能容纳这么多反应高兴,是否已进步到正常人了无经验的她不知道,可还是被丈夫的性能力折服,满足心爱的人就是最大的心愿,都说在家里上用完了力气也就不会再去寻找别的肉体。任由宾再次在身上驰骋,身心感觉已越过了阈值没有多少反应直到宾把所剩不多的精液射在避孕套里。
  上午起来林佩打开窗户换气红着脸收拾丢掉三个避孕套和纸巾,浑身酸软想透透气就要求宾陪着去简单的逛一下市场,两人骑车来到两站地的商场门口林佩突然感到心慌气短,脸色也变得惨白,甚至连车都骑不动。宾有点担心问一下感觉明白了,笑着低声说,

  「你是做的太多过度了,以后我不会这样了。我推你回去吧。」

  「都是你,」反倒是认为自己没用,录像上的女人怎么能一次又一次!
  白天有警察不能骑车带人,林佩羞红着脸坐在后架上,宾推着两辆车回到家中。

  扶着林佩躺下,「不好意思,我只是想看看你能耐受多少,没必要做这么多的。好好歇两天就没事了。」

  林佩的脸一直是羞红的,闭着眼睛,「让我睡会吧,我就说你半夜折腾什么嘛。你也歇会吧比我好不了那去,」宽慰自己。被打回原形,她实在不敢睁眼生怕又被那时刻的诙谐幽默,大多时候不正劲的玩笑笑话。

                101

  林佩对自己有清醒的认识,娴淑比不过马素贤,美艳没有李师意,温柔不如厉琳,上床更是被动根本不是对手,也没有宾那么多的花样,自知如果放开了也很难满足宾的需求,唯一的好就是始终如一坚守承诺让他放心,思来想去把自己定位为不为。

  林佩抱着从一而终的想法更不希望与别人分享自己爱的人,度完蜜月上班后开始了她的三阶段。

  第一阶段严防死守彼此适应,林佩打盯人防守堵住一切漏洞,想法不错可在在错误的时间做对的事成效不佳。

  林佩结婚前就和公司打好招呼广交会后短期内不再出差,开始的半年每天晚去早走,有事没事就在家里呆着,只要宾不在实验室和教室就一定能看见她。
  为了避免失手导致林佩怀孕,宾开始在不确定的时候是用避孕套这个他最不喜欢的性工具。林佩尽力配合满足宾的需求,按从有经验的朋友聊天听来的试着自己体会,不出声的默记宾的行动来判断有什么不同,可就她那所有的有限经历都来自于同一人怎么可能做出正确判断。

  宾正在科研的紧张阶段也想尝试改变自己,新婚阶段心无旁骛三点一线,给林佩的体验也就日新月异,宾的花样翻新令林佩这样的雏目不暇给,始终处于惊喜之中。宾也落得个身心轻松,全身心的投入科研和教学。对林佩在家里体贴入微,关怀备至。

  林佩终于见到宾是如何以命相搏在他喜爱的科学研究中,那些买地投资开商店餐馆之类的事还真是闲得无聊玩票,经常呆在实验室里很晚,回家后也是坐在桌前苦思冥想胡写乱画,只有当他一次次找到自己认可的答案后,才会歇一歇再次跳进下一个问题。

  林佩这样倒十分高兴可以歇几天,早早上床睡觉两人已有默契,宾一般不会再弄醒睡着的林佩。林佩这样就可以有精力于宾在歇一歇的时候疯狂的释放激情,两人倒也过得热热闹闹,表面和睦。可真苦了林佩,以她的身体与宾每次性爱的强度和持久力每周一次足以,经常颇感疲惫还是觉得太多了。在学校她也没什么朋友,晚上去找她的朋友同事虽然不远,可大多数时间还是不太方便,宾的心思都在课题上,没有看出不同。宾甚至半年都很少去过第四个地方,倒是她得经常去看望两边的家人,费劲巴力的解释两人关系很好,只是宾太忙没时间才自己一个人过来,又在天没透黑的时候赶回家。

  林佩除了与宾在性爱中交流,更多的需要精神和情感上的交流,因为宾沉迷于课题在这方面有所忽略了林佩的感受。

  从宾那里知道了马素贤明确的表明,只管带大孩子不要再跟宾有任何直接往来后,先是很高兴的认为识大体进而又十分同情心里大骂宾。自己怎么样也是有了头衔又受法律保护的太太,可她还得名不正言不顺的一个人带着孩子。我尚且被掉的五迷三道,何晃她呼!两个孩子都生了硬要生生的忍着,太可怜了!
  有了这一促进态度也就转变了,明面上不许可又主动催着去看孩子。偶尔还会在宾不在家时彼此打个电话,两个女人聊聊天彼此交换想法舒缓一下累积的情绪。马素贤的豁达也开始影响林佩什么事都要积极的看待。

  林佩放下电话后突然会有如果马素贤偶尔帮帮忙自己就不会这么身心疲惫,有两个彼此认识慢慢熟悉的女人在侧严防死守都可能不需要了,马素贤还是可以接受的不会来抢人,总好过那些可能的未知女人,至少婚姻是稳定的。如果不得不分享丈夫现在唯一可以接受的也就马素贤了,两个先后拥有同一个男人的经历。没有了隔阂马素贤又敞开心扉,可林佩还是害羞提起自己的事,没有提出这个想法。

  两人随着电话打得多了,话题也就慢慢放开了倒真像特殊的姐妹。闲聊中聊到的孩子马素贤问林佩准备什么时候要孩子,专门提到宾的父母很喜欢孙子。林佩大度的说等着这两个长大一些后再考虑,马素贤当然得表现得十分感谢林佩的照顾。同时马上想到如何避孕,林佩傻傻不懂的说都是宾在做经常会用避孕套,马素贤在电话里吃惊听到宾也会为对方考虑,感叹宾成熟了。林佩依旧傻傻的认为这本来就是丈夫应该考虑的,马素贤淡淡的说:「你是有福啊,避孕从来都是女人的事,有什么事还是多跟宾沟通吧。」

  马素贤知道林佩颇为信命后就介绍她也去算命,说自己能走到这一步也是请高人指点算过的。林佩不置可否但还是忍不住偷偷去找有名的易经大师算卦,大师还再三叮咛天机不可泄漏。

  林佩得的批卦大意是一生平淡无大起大落。命中两子中年后会有一大家人环绕。财运不断中年后更好但不会大富大贵。会有烦恼来自友人,家庭中期会有冲突需小心处理,不可贸然行事,不然会有可长可短的分离亦会分隔很远。

  粗看颇为合理,可细想怎么都是让我忍让,特别是说我会分手,大师都说我会有两子可会有一大家人环绕,他都看出我得容下别人的孩子,而且不止两个就是说还会有别的孩子。呕,我的天哪!他们这是合伙算计我,给我推荐这么个大师来骗我让我接受些奇奇怪怪的事生了很长时间气。

  算过命的人都是这样一个过程,将信将疑总是把模棱两可的说辞往自己希望的角度去理解,一步步的证明算命的有多么厉害!上卦下卦都没有太多的余地,只有信或不信。可大多数人拿到的中卦就可以充分发挥人类的脑补了。信者恒信,只要是去算卦就已经信了,忍了忍林佩没有跟马素贤提起算卦的事。

  慢慢的林佩试着抱怨去提醒改变宾,「我这都过的累死了,那还像个像个老婆。」

  「那是你庸人自扰,把我当贼防。我做过什么吗?跟自己过不去,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别出差超过两个星期就好。」毫无同情心也不想改变什么,工作太忙。
  半年后林佩的公司有了新完工的楼房,被提为部门副经理的林佩分到了一间两室半一厅的大房子。提出要搬家宾还是反对,林佩和家人都不理解。

  打电话向马素贤抱怨她也是反对,劝林佩最好不搬,动员她要好好跟宾谈,如果一定要搬就让宾把学校的房子退掉。马素贤比林佩经过的更多,一直就是小心读着宾的心思与宾相处,当然明白宾一是为方便更是为了不给自己借口。
  可林佩从自己的角度来看待这件事走偏了,再次证明两人同心跟她过不去,并没有理解马素贤的苦心。一直都是找个可以无话不说的,可又要按自己的意思去表露心声,也就只有马素贤是最合适的对象。在林佩的坚持下宾没法也就同意搬到新的大房子,林佩高兴的请人装修安排搬家。

  宾以搬家有了更多的地方,再次动员林佩去做旗袍,穿上好看。林佩一直不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穿,挂在衣柜里占地方,拧不过就去做了一件玫瑰红的,在家里一试还真好看,也就挂在衣柜里了。

                102

  林佩搬到新房子后周围的邻居多是外贸系统的都认识,她现在身心轻松多了,没了紧张的心理与宾表面关系极好,两人在家和人前体贴入微,相互关心。与朋友和同事住得近了,来往自然也就多了。林佩本身就注意或者害怕与男士交往,婚后更是拒人于三尺之外,自然就比较珍惜她的一些谈得来的女性同事和朋友。
  余扬是林佩一个公司的同事,年纪比她大一轮,什么时候成了好朋友林佩自己也说不上,只能说这一两年是越来越好。

  宾陆续从林佩那里知道余扬和现在的丈夫都是二婚,余扬第一次结婚有个男孩后来由于什么原因离了婚孩子跟了父亲,现在的丈夫也是离婚后孩子跟了母亲,两人结婚后住在余扬公司分的房子离学校很近就在马路斜对过。

  林佩和宾结婚时余扬有来婚礼算是认识了,宾比较忙也并不太有兴趣去参加公司或者外经委的舞会和活动,只是偶尔陪陪林佩。度完蜜月上班后假如公司晚上有活动余扬都会先来叫上林佩一起去,与宾两人的互动始终是客客气气,彼此保持距离,互相的话都很少,林佩还觉得宾不够热情冷落了她朋友。

  林佩笑着偶尔聊起提起余扬几次说过她有一个比她稍大的朋友感叹年纪和身体慢慢变老了,就经常与一些年轻的男人约会,称其为着抓住青春不放。借机问宾,「我们变老了会怎么样。」

  「人都会变老,看看父母们不都过得很好吗,心态适应了就好还是别自寻烦恼。」

  宾基本上不与其他人交往,每天忙于工作本就没有人可以怀疑,林佩在没有任何证据和可怀疑的事证情况下开始相信是自己太多心。

  林佩这样就开始了她的第二阶段,正常的家庭生活但绝不放任。不用每天费力盯着宾林佩开始出短差逐渐恢复正常的工作氛围,也可以适当休息一下,半年多的盯人防守真有点身心疲惫。

  小别胜新婚每次回来自然还是干柴烈火烧的林佩全身无力,腰酸背疼,乳房肿胀,阴道红肿,勉力承受。从此这第二天能不能爬起来就成了她判断宾是否有一直在忍着没有出轨的标准。如果短暂分别后宾很是凶悍而又射精较快那么就是没有别的女人,因为是被憋的。可这种不能量化的个人感觉完全取决于身体和精神因数,她也无法判断是否准确。

  几次出差林佩和宾都对两人的婚姻和性生活有了进一步的认识。

  林佩更加坚定地认为自己选择的爱是对的,总是在一些平淡的事上对自己呵护有加,细想只有爱的人才会这样做。宾有一种坚定的追求并且努力去完成,离别更加深了内心的期盼,唯一遗憾就是自身对性的承受力太差,除了努力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

  宾选择林佩这个保守全身心爱着自己的人是个合适妻子,如果能够解决性上的差距还真没有别的可挑剔。多年来经历过那么多不同的女人,他认为是可以把两者分开看待,迟早会发生如果可以瞒住林佩就没事,更多的是给自己找各种借口,只是希望能够拖得久一些也算是对林佩的一个交待。

  没多久外经委点名林佩为这次出国考察的领队兼翻译,时间大约一个月。临走前千叮万嘱宾要对得起她,要注意身体饮食,心里放不下爱的人。宾一句话把她堵了回去,「你这是生离死别嘛!你最近多次出差是常事适应就好,我会注意的关键是爱护好你自己就是关心我。」

  经过长时间的努力课题组已在理论和实验上完成了所有必须的条件和准备,也可以抓到信号,现在就是把信号稳定的显示出来,相对的压力少了但更耗时间。林佩出国后宾就在学校和实验室待得很晚几乎不回新搬的家。

  快两周了宾为进展太慢有些寂寞烦恼的回到在学校的家,没多久响起了轻微的敲门声,宾打开门看到余扬那张成熟妩媚的笑脸,蓝黑色的眼影显的狐狸眼睛大而有神传递着风情,眼角的几条细纹显出岁月与故事的痕迹,面对宾有些疑问的目光,

  「呃哟,你还真在这里一直没见你们家的灯光,这林佩一出差家都不会了,她要是知道了应该不高兴吧,看的出来她是很在乎你的。今天来是告诉你公司分的东西给你送去没在家,敲了几次门放久会坏的。」

  往门里让了让,「谢谢!不好意思有些忙,你请进来坐。」

  看着余扬没客气地迈进门槛宾心里明白关上这道门他和林佩的生活很可能就会有所变化。可和林佩太过平淡没有多少激情的床上生活,习惯了各种女人风情的宾有时也真需要一些调剂,事情迟早会发生就顺其自然吧。

  「喝点什么,」宾去拿饮料,

  「不用了我坐坐就走,」接饮料罐时手指故意碰到了宾的手。

  这时温温话语慢慢调情都是多余的,宾反手拉起余洋两人紧抱在一起,脸上的薄粉淡淡的蹭在宾肩头的衣服上,仰起涂抹得猩红的嘴唇接上宾压下来的嘴热烈的舌吻,相互搅动着对方的舌头,眼睛紧盯着传递彼此心里的期盼。长吻到缺氧才分开,这时双方已是只有胸罩和内裤还在身上,余扬双手按在二头肌上把剩余的口红涂抹强壮的胸肌上,宾伸手让黑色的胸罩掉落在地上,过度的减肥后柔软有点下垂的不大的梨型乳房晃动着诉说原有的结实饱满,暗色的大乳头可以证明曾经的挺廓,已不平滑的腹部显示也曾是细腻平滑的岁月,只有屁股顽强的曲线圆润,可浑身的成熟韵味绝非一般居家女人所有。半蹲着脱下宾的短裤,倩倩玉指扶住尚未完全勃起的阴茎根部,舌尖从龟头上面转圈舔到冠沟直到完全充血硬硬的撑圆小嘴。

  张嘴吐出阴茎狐媚上挑,舌尖半贴在上唇站起来,双手再次按在肩头抬起一条腿轻轻的搭在宾的腰间,另一只脚尖支起身体柔软的阴阜摩擦阴茎在宾的配合下引导着龟头探进滑润的洞口。

  在「呜」声中被宾抬起,双腿夹在宾的腰间,双手勾住后颈,身体后扬两眼望向天花板,放松的腹部两块不大的赘肉随着身体一下下抖动,柔软的乳房也在「真长喔」,「咦」,「啊」,「太舒服」的高低吟声中大幅晃动,配合着上下扭动身体,收缩放松蠕动阴道,一切恰如其分显示出有经验的成熟妇人所能带给男人的不同体验,尽管宾像通常一样不露声色,但阴茎和身心的感受还是多年来不多的,嘴角上咧还是暴露出得到的快感远胜过以往。

  余扬看在眼里心里受到鼓励,更加巧妙的利用身体的各个部位配合宾的运动,增加快感又减轻宾的身体负担,延缓疲惫出现。在宾逐渐加重的喘气声中亦高已低呻吟出声传递她得到快感与刺激鼓励宾坚持。

  当她感到阴道里的阳具越来越大时知道宾的时候快到了,身体快速的扭动努力夹紧阴茎引导宾停在床边,大张着嘴「呜啊」的声音频率在增高变尖,在一下下的热流冲击中声音变成「咝」的长音直到不再跳动。

  余扬抬起头目光迷离的盯着宾双手一松肩胛落在床上,随着身体的落下尚未变软的阴茎「啪」的蹦出阴道,在弹出的时刻粗大的龟头有力的扫过凸起的阴蒂上带出「哦」浑身一激灵的回应,带出的精液画出一条白色的弧线。宾的成就感爆棚,这样的女人所有看似无意的动作都会带出超出预想不到惊喜和无穷的回味,「哇!太棒了」说出这时很少出口的赞叹。

  宾松开双手余洋的双腿任其落在床边大口喘气后仰坐在床上,剩余的液体从阴道口流出滴在床边的地上,余扬慵懒的躺在床上许久才起身清理身体,穿上衣物去卫生间洗脸。余杨回来细心的搽干净地板,然后弯腰在已穿上衣服坐在床上的宾的额头上亲一下,

  「今天时间紧,过几天我再来,你那天下午有时间我过来,你留把钥匙在门口我自己进来等你,我先走了,拜拜。」

                103

  宾等待和配合老钳工几个月后见到了测量平台,不得不佩服这高级技工的手真不是盖的,手工做出来的东西远比当时机床精密,极慢的转动起来根本没有变化,下一步就是宾自己的特长如何从那些微弱嘈杂的信号中找出那些有用的电场信号。同时开始调试购买计算机和找寻合适的电脑人员想法把它们显示在屏幕上打印在纸上。

  实验室的课题在稳定的平台和所有的努力下可以测到稳定的信号,可如何能够显示在屏幕上就一大挑战,当时的计算机简直就是个儿童玩具,慢得要死的速度几十千字节的内存,只有三百六十千字的软碟可以存储,如果要去小型机就得排队关键是还得有大型的磁带记录器根本买不起。宾的所有希望就寄托在买来的两台80286的台式机和晓彤这位毕业只有一年号称计算机神童身上。

  晓彤毕业时本来要参加国家开始的部分试点跳出分配去刚刚小有名气的石头公司,在教授和研究员们的说服下来到课题组参观刚建立还一无所有的实验室,了解要做的课题和要点,也许是宾这个被大家称为游击队里的正规军,正规军里的奇兵的怪才实验高手,对课题疯狂执著的远大设想和特立独行的挑战做法触动了她放手一搏的决心,答应先来学校在课题组拼两年。

  晓彤个子不到一米六五,脸小偏长,有点婴儿肥,长直发,窄窄的脸上两个水汪汪的大眼睛时刻闪烁着看得见童真,懵懵懂懂,经常圆睁的大眼显出白色圆边的瞳仁像一个永远有提不完问题的孩童,嘴巴在尖下巴衬托下显得有点宽大,一笑漏出一口白牙让人觉得活泼可爱。可一坐到计算机前面,自信的晓彤变得正常的大眼睛里就只有严肃和执著,可以如雕像似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只有键盘的敲击声和屏幕上跳动的字母在不断的工作,像宾一样晓彤也是一个跳跃性思维的人。

  林佩度蜜月时来过实验室参观,就是这第一次参观使她相信宾真是一个实验高手,一定能做到他想去干的事。可她第一个担心就是这个与宾呆在一起比她的时间还多的,也是唯一的漂亮女孩。可是林佩在实验室里看见这几个人除了开会几乎就没有交谈扯闲篇,一天沉迷于各自的桌子上的计算机和台子上的测量平台,有时安静的有点可怕,窗明几亮也没有什么可发生的。宾经常工作的很晚,林佩有时间多来几次慢慢的内心里的担忧也就淡化了。

  社会上随着计算机开始普及各方对计算机的认知有很大的分歧,计算机的01代码当时转换成字母比较方便,可转成中文字就比较困难,占用当时宝贵的机器资源太多,计算机根本就没得玩。一些短视的专家就开始说中文不适合计算机,等十几二十年后中文就会消亡,某些自封的文化精英就抓住这个话题大肆攻击中文进而延伸到中国的落后,鼓吹从小学生起赶紧学英文将来才有机会生存。
  舆论之大大有国家已没有前途,国内的大学生兴起留学热,各种补习班考试申请国外的学校。国内的文艺界也是继伤痕文学之后开始尽拍些越土越卖座的影片,只要你能拍出满片灰黄河土得掉渣你就是影帝!

  国内公司研制的汉卡缓解了中文计算机应用的第一个难题,可打印机还是有九针和二十四针的差别,当有人提出换二十四针打印机时宾以大家都懂英文还不需要再等等推了,心好的问题还没有解决,高歌打印中文的打印机干什么。
  如果说信号的测量宾已有大致的思路就看怎样去实现,可用如此简陋的计算机去实现图像的显示,看起来就有点天方夜谈了。宾放手让晓彤在计算机上做任何努力,同时寻求提高计算机的能力,半年后晓彤受汉卡的启发提出用汉卡的原理增加显示能力,再把两台计算机并联提高于运算速度,宾就开始打下手帮助改造计算机。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3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