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厨娘惠美】(09-10 完)【作者:1smore】
【厨娘惠美】(09-10 完)【作者:1smore】
字数:54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厨娘惠美(九)

  俊明放开了惠美,从口袋掏出手机,解了锁,打开了相簿。相簿里是「薄情女」在聊天室里娇媚的模样,一张又一张的缩图,点下去又各自是一小段侧录下来的影片,从「薄情女」第一次被怂恿脱掉衣服开始,几乎没有一次漏掉的。
  「妈!你看!」

  惊魂未定的惠美坐倒在流理台前,水龙头还在哗啦哗啦地流出水来。惠美摀着胸口,喘着气,看着俊明高高隆起的裤裆正对着自己,接着又转望向旁边的手机萤幕上,自己穿着帮「耗呆」代言的内衣,与聊天室网友互动的影片。

  「妈!还记得这一晚吧!?妈的奶头都快露出来了,我看了这段打过好多次手枪!」

  那件内衣是半罩的,用了高级的丝质布料,以及精巧的设计,有很好的提托力,即使像惠美这样的丰满上围,也能好好支撑,「耗呆」觉得这件内衣很棒,可惜生产的业者不懂得行销,不然销售量一定不错,於是请「薄情女」一定要好好帮忙促销,惠美试穿过后,也觉得这件内衣确实很好穿,於是答应在聊天室里代言。但是「薄情女」那时没有注意调整好罩杯,露出了一点粉红乳晕,差点就要超过尺度红线,於是聊天室因为这样的微微走光而暴动了,男网友们又在镜头前猛撸起自己的肉棒来。那时惠美还觉得这样吊人胃口很有趣,从没想到女婿也是其中围观的网友之一。

  惠美没有注意到,原来「薄情女」是以前嘉惠在这个聊天室用的昵称,俊明与嘉惠就是在这里认识的。虽然嘉惠很久以前就已经不再上这个聊天室,可是俊明还是保持着偶尔上来晃晃的习惯,於是发现了往日那个「薄情女」,竟然又出现在好友名单上。一开始俊明以为那只是一个用着「薄情女」昵称的陌生人,觉得有趣,便找上她攀谈,知道她是一个中年女人。直到「小小瑜」起哄要「薄情女」打开视讯,俊明才知道,原来在深夜时刻扮演另一个「薄情女」的女人,就是自己的亲爱岳母。於是俊明不动声色地,戴上了面具,压低了声音,对着不知情的岳母传送下流的意淫讯息、诱导岳母与自己发生了几次激情网爱,同时也把岳母在聊天室裸露的性感模样侧录了下来。俊明原本已经满足於这样与岳母之间的另类交流,直到刚才惠美进门为止,俊明都还能够忍住,不对美丽的岳母出手。
  俊明又播放了另一段影片,是惠美代言「原装加强版手机遥控跳蛋」的骚浪模样。手机不断传出惠美的甜美呻吟,以及惠美时而皱眉、时而张嘴、流着口水的享受表情。那时忘情的惠美不知道自己那晚原来是这般模样,爱玩花样的「耗呆」在聊天室设计了抽奖游戏,让三名网友可以控制放在「薄情女」蜜穴里的「原装加强版手机遥控跳蛋」,之前光是听到「耗呆」这个淫荡的提案,「薄情女」就已经忍不住湿了,实际上场时,形同让三名陌生男人隔空玩弄、轮奸,弄得「薄情女」不顾形象,在网友面前不停浪叫,双腿开开,双手情不自禁地隔着内衣抠弄起乳头,迎接一波接一波的高潮,如今看来简直丢脸到家,看得惠美的脸羞红不已。

  「妈!拜托你!给我!我已经好久没跟嘉惠那个了!只能这样看妈的影片发泄!」

  俊明虽然这样讲,可是他今天中午才又跟百货公司的新人在宾馆尽情做爱。
  俊明在一家知名大型百货公司当楼管,发现一楼化妆品专柜有个刚从实习生转正职的女生,叫做秀真。因为不成文的规定,新人都要礼让前辈先去吃饭,所以秀真常常在中午时段挨饿,独自顾着专柜,甚至还要帮其他专柜的「前辈」招呼客人,等到前辈慢条斯理地吃完饭回来,都已经下午两点多了,於是秀真才有一小时的空档,去附近早就已经没什么东西可吃的店家,找点东西填饱肚子。俊明觉得这女生有机可趁,於是勾搭上了她,不知道秀真是岳母视如己出、像女儿一样呵护的女孩。

  俊明并不总是处理主动的一方,为了接待贵宾室的几位常客贵妇,有时也要「满足」这些已经年过半百的女客人,与她们好好「培养」关系,虽然这些养尊处优的贵妇有持续保养肌肤与身材,但是仍不敌岁月的侵袭,不过俊明在床上总会甜言蜜语地夸着她们,让她们更依恋自己带给她们的自信心,於是更常来这里消费保养品。靠着俊俏的外表,以及健壮的身躯,俊明会从这些贵妇无意间的言谈中得知一些重要的投资情报,比如哪个财团预备在某个地方投资造镇计画、哪家公司的股票准备上市,俊明再把这些消息透露给嘉惠。

  嘉惠靠着这些有利的情报,创出了亮眼的业绩,一步一步升上了襄理,还搬到这栋更豪华舒适的房子,但是俊明仍然停留在这个职位,这让俊明身为男人的自尊觉得受挫,更让俊明觉得尊严扫地的是,他偶然发现嘉惠与银行经理间LINE的暧昧对话,以及嘉惠回到家时常要锁在房里讲电话的奇怪举动,让他怀疑自己戴了绿帽,甚至觉得刚出生的小孩可能不是自己的。

  这样的压力,都发泄在那个叫做秀真的女孩身上,与体内。俊明假意邀请秀真去高级餐厅吃饭,再用柔情攻势让她臣服。秀真这种大学刚毕业、初出社会的青涩模样,让俊明想起了当年的嘉惠,自己也暂时回到了那个时代。秀真的男友景祥去服预官兵役,久久才能回来一次,因为心灵与生理的空虚,与楼管俊明大哥有了这样的关系。一开始秀真难免怀抱着罪恶感,事后不停哭泣,让俊明花了很多时间安抚,但是这个女孩现在已经能够完全投入这种性爱分离、纯粹享受性交的快乐。

  「妈!妈不帮我,我怕我会忍不住、去外面找女人!」

  俊明扯着谎,要让岳母放弃抵抗。惠美听到这样的威胁,深怕嘉惠的婚姻出问题,强烈的母爱让惠美退守到心里想着,如果只是帮俊明消除累积的欲火,就可以解决事情的话,那么要她牺牲也没关系,可是又想到对方是自己女婿啊!怎么可以跟女婿这样?惠美思绪还在挣扎的时候,俊明已经开始松掉皮带、脱下长裤,内裤隆起的那一大包如果没有好好处理,是不可能轻易消下来的。俊明接着动手想掀起惠美的上衣,惠美拉着衣服,不肯就范。

  「妈!」

  俊明使出蛮力,要脱掉惠美的衣服,惠美很喜欢小高买给他的这件上衣,不希望被扯坏,於是只好顺着俊明让他脱去。

  「啊!是这件!」

  惠美身上穿的就是那晚那款性感半罩内衣,俊明看了更加兴奋,可是惠美却很懊恼。原本惠美晚一点要与小高约在郊区的一间汽车旅馆,今晚才会穿得略显性感,连内衣都选了这件极度魅惑的款式,打算给小高一个惊喜,未料却先引发了女婿的兽性。

  「俊明……」

  「妈!太美了!」

  俊明一把拨开罩杯,岳母的乳头便露了出来,那晚大家在聊天室只瞧见一角便激动不已的秘处,现在就在俊明眼前,看得俊明肉棒更加坚硬。惠美拉下了女婿紧绷的内裤,一根红通通、硬梆梆的阳具弹跳出来,惠美便二话不说,含了进去。

  「喔……!妈!妈!」

  惠美想要借着擅长的口交,让俊明快点射精,好帮俊明降火。俊明突然被岳母含着,虽然觉得很刺激,但是因为中午已经体验过一次秀真的口交服务,并没有那么容易如惠美所愿、快快缴械。惠美愈是发挥口交的技巧,俊明的肉棒就愈加坚挺,这让惠美愈来愈绝望,一场乱了伦常的丑事看来已是不可避免。俊明在享受岳母口交的同时脱光了衣服,接着再剥下岳母身上的装束,让惠美身上只保留那件内衣。惠美双手遮着下体,皱着眉、不停地摇头示意,做着最后的、没有意义的防备。

  「妈!」

  俊明轻舔岳母的乳头,仅仅这样便让惠美受不了,蜜穴不争气地湿了。俊明接着再用力吸吮岳母的奶子时,惠美便忍不住呻吟起来。

  「妈!爸常不在家,妈一定也很想要吧?」

  「不要……不要这样讲……拜托你……」

  「妈!我们来互相满足吧!?」

  俊明拿开了岳母遮挡蜜穴的手,才发现岳母下面已经湿了一片。

  「妈也是很好色。」

  「…………」

  「对吧?下面都湿滑滑的了!」

  「不要这样……」

  「没关系的,妈!」

  俊明的食指按压着岳母的阴蒂,阵阵酥麻的愉快电流使得惠美的身体颤抖了几下,接着又在小穴口不停翻搅,岳母的小穴不断涌出蜜汁。

  「妈!我要放进去了!」

  「不要!不要!」

  「要进去了!」

  「不要!俊明!不要!」

  俊明用力插干着长久以来思慕的岳母,不理会岳母的哭啼。惠美只想快点让俊明射出来,让事情结束,但是身体传来的快感,让她忍不住抱紧了女婿,强势的原始本能让她羞愧到无地自容。俊明一吻上来,惠美便接纳了女婿的唇舌,两个人交缠在一起,直到俊明终于射出白浊的浓精。

  「答应我,不要辜负嘉惠。」

  惠美离开前,不忘叮嘱女婿,强忍着被女婿奸淫得逞的羞辱,一本正经地要女婿遵守承诺。俊明原本只想敷衍一下,点点头,随口应诺,但是惠美的表情旋即转变,俊明头一次看到岳母这样凶恶的脸,吓得赶快挺直了腰杆,对岳母保证,自己会好好照顾嘉惠与刚出世的小孩。

           厨娘惠美(十)(完结篇)

  惠美的病情急转直下,最后选择放弃急救,遗体被救护车载回店里安置。几个要好的街坊邻居太太,听闻恶耗,哭着来店里与伙计们一起帮忙折纸莲花,伙计郭姐原本想请慈善会的弟兄姐妹来帮老板娘诵经,可是分会的主持师父听闻了惠美与小高之间的关系后,认为慈善会会员不该做出这样背德、有违佛门教训的情事,於是拒绝了郭姐的请求,那些常来往的慈善会弟兄姐妹,也一个个不敢违背师父的意旨,连基本情谊都不顾,就是来上一炷香都不肯,这让郭姐非常生气,后悔之前拉了老板娘与邻居太太参加慈善会活动,愤而退出,交回了会员证,剪烂了旗袍制服。同仇敌忾的这几位邻居太太,也响应了郭姐的作法。

  早先医师已经察觉了惠美的肝脏功能问题,检查结果也发现了肝脏部位有疑似肿瘤的物体,但是惠美一直没再回诊追踪,终于恶化到无力回天的地步。
  惠美的自助餐店停止了生意,但是常客们还是络绎不绝地前来为老板娘上香。几个过去常受到老板娘照顾的游民、低收入户,自动自发排班,来为老板娘守夜。那个常常来店里点「麻婆豆腐加饭不加价」的客人,甚至哭到昏了过去。

  空仔伙同几个堂口帮众,押着惠美的丈夫回来,惠美的丈夫原本以为这些人是合伙人要找理由诓他、夺走他在这间鞋厂的股份,而派来的黑道份子,他听多了这类台商故事,直到看到店里陈设的灵堂、棺材内太太的遗体,才知道太太真的去世了。家里的客厅茶几上,摆着一个纸袋,与一份离婚协议书,惠美的丈夫打开了纸袋,惊诧於里头自己被拍到的偷情证据,接着恼羞成怒,又丢又砸地把客厅弄得一团乱,撕烂了那份离婚协议书。

  在告别式场上,俊明哭得特别伤心,嘉惠哄着还不懂事、哭闹不已的小孩,眼角也泛着泪光。因为亲戚人数不多,所以家祭没多久就完成了,但是参加公祭的人却是一波接着一波,没完没了似的,让惠美的丈夫觉得很不耐烦。从地方首长、民意代表到升斗小民,把这间殡仪馆挤得水泄不通,葬仪社人员单是要维持祭拜队伍与动线,便忙得不可开交,还得交班接力。一个自助餐店老板娘的出殡仪式,竟还引来了地方新闻记者采访,这让遗族觉得不可思议,原来他们从来没有真正认识惠美这个人。

  在式场上没看到小高的人影。郭姐原本安排他坐在一个很角落的位子,可是直到火化结束,小高都没有现身。小高在惠美最后的病榻前,握着惠美的手,深情地望着惠美,要她不要放弃,在场的郭姐曾不禁为之动容,所以无法理解小高的缺席。

  依照惠美的遗愿,她要葬在玉嬿的旁边,与多年的好友作伴。负责惠美后事的湘婷、空仔与郭姐却没有照办,而是指示修建坟墓的师父,先将玉嬿的坟迁往一处风水更好的地点,接着在旁边再修建惠美的坟。

  还等不及百日,惠美的丈夫就急于把惠美户头里的钱提领一空,委托房产仲介寻找自助餐店面的买主,还开始接洽起有关单位,想要把情人接过来台湾住。
  俊明知道了后,非常生气,去找岳父理论、与岳父扭打起来,要为岳母出一口气,但是仍然阻止不了无情的岳父。但是俊明除了对岳父不满,更有满满的内疚与自责,原本健康的岳母,如果自己不要对她逞一时兽欲,是否岳母的身心状态会维持的更好?活得更久?自从那次之后,岳母就不再来家里了,再见到岳母时,已是她消殒前、在病床的最后一面,那时岳母还是握着他与嘉惠的手,用虚弱的声音要他们好好持家、照顾好小孩,这让他感到非常羞愧。

  少了「薄情女」的聊天室,还是有新一代、又一代的「女神」登场。「耗呆」与「小小瑜」在网路行销公司扩大营运、搬到新大楼的前一天,来到「薄情女」长眠的坟前,跟她报告这件事。「耗呆」原本不想让怀了第二胎的「小小瑜」
  来墓地这种地方,但是「小小瑜」坚持要跟来探望「薄情女」姐姐。「耗呆」暗自向「薄情女」祈求,「小小瑜」这胎也能安产。

  惠美的店面最后被空仔出面买下,惠美的丈夫原本还想把价钱喊得更高,毕竟这家店的生意这么好,再怎么说也是个「黄金店面」,只卖一千两百万,太便宜买主了,可是一知道买家是空仔那个凶神恶煞,也没有其他买家敢出价竞争,惠美的丈夫更是吓得主动砍价到一千万整,连同营业设备都奉送给空仔,自己领着这笔钱,跑回东莞逍遥。

  几个月后,惠美的店面原址,又开起了一间自助餐店。郭姐领着老班底,准备剪彩开幕。

  「老板,请!」

  小高的西装裤被小孩拉着,走起路来显得有些滑稽,从郭姐那边接过剪刀,剪下了开幕的红?。没多说什么话,回头就换上了厨师服、戴上了厨师帽,把小孩交给郭姐顾着,开始准备今天的菜色。惠美把一千多万的私房钱留给了小高,也知道辛苦一生打拚的店面会被丈夫卖掉,便拜托空仔居中处理,最后让小高买回了这间店,联络郭姐把伙计们找回来,一边照顾小孩,一边忙着整理、装潢店面,准备重新开张。

  高龄怀孕虽然有很多风险,但是惠美当时还是坚持要为小高生下这个孩子,小高没忘记小孩出世时,他与惠美脸上的笑容,显得有多幸福。

  「喂!老板!我要买一百万元的卤味!」

  空仔从后面走了进来,掏出一袋红包,那原本是小高给他的斡旋佣金。
  「好!」

  惠美留下的好味道,又继续在这里飘香。

                (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