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绝对侵占01~10
绝对侵占01~10

 第01章
「呸!他妈的又失业!」
双手叉牛仔裤口袋裏,胡天广气愤的骂一句,使劲一脚踢飞路边的易拉罐,
有些快意的看着踢扁的易拉罐磙出老远。
现在快晚上11点半,他因爲失业和几个狐朋狗友喝了点酒,以爲喝过酒后
心裏会痛快点,哪知道越喝越不痛快,于是甩了几张大钞,自己先一个人走了,
回家看一晚A片灭灭心头的怒火。
走到公园,他看到长椅,一屁股坐椅子裏,掏出烟叼嘴上却发现找不到打火
机。
妈的打火机也给他不痛快!
胡天广一边在心裏咒骂,一边翻找打火机,上衣是T恤衫,只有牛仔裤后面
有两个口袋,只剩一包抽了一半的香烟,打火机早丢了。
沒有打火机不能抽烟,胡天广只好叼着烟躺进椅裏,翘着二郎腿,擡头看着
星星点缀的深蓝天空。
「要火吗?」一道像金属般冰冷却悦耳男中音在耳边响起,而后啪地一声,
火焰在烟前跳动。
胡天广不由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男人,白皙斯文的俊美脸孔,一副金边眼镜
越发显出这男人的俊秀,再加上一看就知道是高级货的黑色西装,闪闪发光的黑
皮鞋,一股精英的气息直扑胡天广的脸。
「英精」男!哈哈!
胡天广的鼻子裏发出小小的不爽哼声,态度十分拽的凑上火点燃烟,随后深
深吸一口,不再对男人感一丝兴趣,那个男人却坐到他的身边,然后冷冷的问:
「多少钱。」
周围只有他们两个,胡天广十分确定这男人是问他,可是爲什麽突然问钱?
胡天广沒当一回事,从口袋裏掏出最后几个硬币,递给男人,用开玩笑的语
气说:「想借钱吗?喏,拿去,大爷我今天最后的家当。」
男人转过脸,更加冷漠的问:「你多少钱一晚上?」
「大爷我可是很值钱的……」玩着硬币,胡天广一点儿沒往奇怪的地方想,
依然是玩笑的语气。
男人低下头,沙沙写了一会儿,将一张纸递给胡天广,「够吗?」
胡天广随意的接过那张纸,借着路灯灯光一看,居然是一张支票,再一看上
面的阿拉伯数字,他半年的工资。
「跟我来。」男人看一眼他惊呆的表情已明白这个数字足够买下他,于是起
身。
胡天广对着数字傻笑一会儿,乖乖的跟着男人钻进轿车,乖乖的跟着男人走
进一家高级宾馆,乖乖的跟着男人走进客房,乖乖的坐床上等男人洗完澡,乖乖
的清醒了。
此时他如果还不明白男人想幹什麽那他就是傻瓜。
虽然他从小学习成绩就不好,打架斗殴的事也幹过不少,但是第一次被人当
作路边的鸭子买一晚,而且还是个男的买他,他可是对男人的屁股沒有一丁点兴
趣。
胡天广烦恼的抓下头,现在逃还来得及,如果逃了支票绝对作废。
胡天广想起自己超支的信用卡,想起甩了他的女朋友,想起自己想买的摩托
车。
只是插男人的屁股一回,他沒损失,有钱拿就行!
爲了支票,胡天广说服自己。
浴室门打开,男人打开门,身上披了睡衣,洁白的胸膛磙着透明的水珠,热
水熏红的脸异常漂亮,边坐进沙发边擦拭金边眼睛,低声命令:「你也去洗澡,
不要忘记刷牙。」
胡天广逃难似的沖进浴室,把蓬头开到最大,抓起牙膏挤到一次性牙刷上,
快速的刷牙洗澡,好快点儿速战速决。
洗完澡,胡天广胡乱的擦幹净身体和头发。
一打开浴室门,男人已戴好眼镜躺在沙发裏看着报纸,听到开门声才擡起头,
不带温度的目光看到胡天广健美魁梧的身躯时,微微亮了一下,随即隐在镜片下,
「洗好了我们就开始。」
放下报纸,男人走到床上。
完蛋了!完蛋了!如果硬不起来就完蛋了!
胡天广在心裏哀号几声,他沒有和同性做过的经验,现在是硬着头皮往前沖,
犹如上战场一样,一小步小一步接近这个男人,忍着对同性不适应的感觉抚摩男
人渐渐滑落的睡衣,闭上眼睛吻上他的嘴唇,想把他当作女人一样亲吻。
一吻上,沒有女人的口红味道,鼻间也沒有闻到甜腻的香味,是洗澡后的清
爽气息。
其实感觉不是很坏,胡天广心想,试着再吻深一点儿,一双大手在男人消瘦
的身体上抚摸,寻找敏感带,直到摸到腰际,安静的男人发出一丝呻吟,抓住他
的手往自己的胸膛抚摸,嗓音略带沙哑的命令:「摸我这裏,会让我很快有快感,
等有我快感了,你再舔我这裏。」
粗糙的手掌放在一边的红色肉粒上,胡天广立即用掌心揉搓肉粒,小小的肉
粒变得又硬又挺,两根手指捏住肉粒拉扯,胡天广含住另一边的肉粒。
男性的乳头非常的小,胡天广爲了能让男人更快有快感,舌尖不停的舔着肉
粒顶端。
「啊……」酥麻的快感从乳头传来,男人情不自禁的发出呻吟,胡天广用力
一吸,男人挺高胸膛,腰也擡高。
感性度居然这麽好,胡天广分神的想着,换了一边又舔,男人一下子叫出声,
抱住胡天广的头,冷漠的脸上布满快感的潮红,眼睛下细长的双眸微微失神,下
体摩擦着胡天广的下体和腹部,好似求欢似的摩擦个不停,一股股白色的液体顺
着股间滑下,沾满大腿。
「快点进来!」强迫自己清醒,男人命令。
胡天广刚刚失业,心情本来就不爽,现在这个淫荡的男人竟然在床上命令他,
让他十分火大,手掌毫不留情的一巴掌朝男人的屁股掴上。
啪——
响亮的一巴掌令男人愣一下,不敢置信的看着胡天广,胡天广看着他眼睛,
一脸兇恶的说:「看什麽?老子最讨厌精英,打得就是你!」
说着,又是响亮的一巴掌。
男人嘴唇抿得死紧,身子微微发颤,一条腿却勾上胡天广的腰,湿润的穴口
摩擦胡天广粗壮的肉棒。
虽然沒幹过男人,但那张又热又湿的穴口浅浅的张合,摩擦敏感的铃口,爽
得胡天广硬了起来,大大拉开男人的两条腿,仔细看着早已被润滑扩张的小穴。
这就是他要进去的地方吗?
胡天广不敢相信这麽娇小的洞穴能容纳他巨大的巨龙,可是男人的行爲告诉
他,这裏就是接受同性插入的唯一入口。
胡天广赤裸裸的目光令男人用手臂羞耻的横住眼睛,被打开的股间毫无保留
的让他观看,淌下淫液的性器,湿漉漉的入口,最隐秘的地方都被陌生人看光光。
「这裏真得能进去吗?」胡天广确认的问。
「我在浴室时已经扩张过,你可以快点儿做完走人。」男人回答,声音带着
一股明显颤音。
「难怪会那麽湿。」胡天广恍然大悟,扶着自己的肉棒对着穴口,准备挺进。
男人急忙阻止:「保险套。」
看一眼旁边的保险套,胡天广勐地刺进甬道,「我从来不用套子,影响我做
爱的快感。」
「你……」男人吓得坐起,胡天广顺势抱起他。
直到全部进入男人的身体,胡天广才相信他的话,放心大胆的顶撞温暖潮湿
的小穴,「你裏面可真紧!」
被人夸贊「紧」,男人满脸羞红,下处缩得更紧,甬道紧紧夹住肉棒。
抱住男人的屁股,胡天广飞快的抽动,快意的侵犯紧窒的内部,男人靠在他
结实宽阔的胸膛上,挪动着位置让他撞击自己体内的敏感点,但胡天广力气颇大,
男人的屁股无法挪动,肉棒每每滑过敏感点的瘙痒让他难受不已,内部越发空虚,
终于忍不住提醒:「顶我的G点。」
G点?
胡天广低头,先是看到男人光洁的额头,然后是被镜片遮住的长睫毛,笔挺
的鼻梁,最后是红嘴唇,瞧着他红着脸的模样突然觉得很可爱,哪管什麽G不G
点,直接两人一起倒上,沉重的身躯整个压上男人,双手一抓他的腿,往两边一
拉,嘿嘿笑道:「精英男,想要我撞你G点,对吧?我狠狠的把你幹到昏就能找
到G点了!」
说着,抽出粗长的肉棒,紫红的硕大龟头拍打男人的屁股,缓慢的顶开快要
闭上的穴口,粗大的棒身一点点进入红肿的小穴,完全将窄小的穴口撑开,密不
可分的结合到一起,挤出裏面的润滑剂,明显的视觉沖击使胡天广兴奋无比,又
抽出肉棒,极度缓慢的进入,欣赏润滑剂被挤出淫荡景色。
肠道被撑开,火热的大东西推挤到裏面的强烈摩擦令肉体既饥渴又欢愉的高
唿,男人抓着床单扭腰,承受不住的缩回屁股,「不……」
胡天广抓紧他的腿,勐地将他拉近自己的胯下,肉刃深深捅进肠道,然后一
下比一下的勐力撞击这浑圆雪白的屁股,「怎麽样?爽吧?」
「唔……啊……」男人只发出呻吟,镜片下的眼睛染着一层泪水。
胡天光早被他夹得几乎失控,但他要找到男人的G点,把这男人幹得爽晕过
去,于是他在男人的肠道裏换着各种不同的角度撞击,在顶到某一处时,发现男
人发出激烈一声的叫,立即明白这就是男人的G点,他狂烈的顶撞G点,完全抽
出肉棒,又狠狠全部捅进,直朝G点攻击。
一波接着一波快感从被顶撞的地方折磨着男人修长的身躯,洁白的股间只能
看见紫红的肉棒抽出进入,而肠道裏,巨大的龟头残忍的研磨G点,用更加强烈
的快感折磨这具肉体,颤抖、扭动、挣扎,最终沉沦在身上壮男的狠幹下,主动
分开双腿,擡高腰部,整个屁股完全贴合在壮男的胯上,双腿环紧的不愿两人的
下体分开半点。
「啊……好棒……」红色的嘴唇无意识的吐出贊叹,「你好大……」
「就是大才能幹得你这麽爽!」胡天广一脸得意,肉棒在小穴越动越快,丝
毫沒有方才对同性的排斥。
「恩……啊……快……快……」尝到甜头,男人主动搂住他的脖子,屁股完
全离开床,浑身的力量都挂在他的身上。
胡天广不以爲意,托起男人的屁股,就着此时的姿势擡腰摆胯,男人扭动着
腰,使自己的性器在他的腹肌上不停摩擦。
看着男人享受的表情,胡天广不由自主的吻上他的嘴唇,男人微张嘴,让那
条舌头滑进嘴裏,对方的口水也进入自己的嘴裏,他沒有想到髒,反而希望对方
更加用力的侵犯自己。
吻得火热,下面的甬道也火热,胡天广快速的抽送,用自己的火灭身下人的
火。
「唔……不行了……啊——」男人亢奋的尖叫一声,浑身抽搐,性器喷出一
股热液,喷满胡天广的腹肌,缩得死紧的肠道卡紧仍在抽动的肉棒,胡天广兇勐
依旧,啪啪地拍打他的屁股。
「看我怎麽幹死你!」胡天光抽动了几十下,直到把肠道再一次幹松软,才
有快高潮的感觉。
他拼命的动着,拍肉声越来越强烈,连肠液都因爲剧烈到可怕的摩擦而分泌。
男人再一次被他压下,侧躺在床上,一条腿被他高高擡起,肉棒快速的进出
已经变得红艳的小穴,挂着精液的性器摇动,欲滴不滴的液体使他在镜片下茫然
的双眼显出一种沉迷的沦陷,无意识的玩弄自己的性器,微张的红唇吐出哭泣似
的低叫。
「精英男,老子原本不想幹一个男的,但你的屁股怎麽那麽爽,这个洞怎麽
那麽紧?太爽了!爽得老子也忍不住了!」
肿胀的肉棒被肠道裹紧的感觉美妙得不可思议,胡天广不想射,但肉棒已经
涨到不得不射地步,他直往男人的身体裏插,插到肠道最深处,肉棒一阵抖动,
腥浓的精液一股接着一股的狂喷上肠壁。
眼泪随着被强劲射精的感觉滑下眼角,闪闪发光。
射完精,胡天光停留了一会儿才恋恋不舍的拔出,大股大股的精液噗地冒出
松弛的穴口,连胡天广自己的肉棒上都沾得满满,看着男人无力的任他爲所欲爲
的样子,他忍不住把自己的性器放在男人的大腿上擦了擦,涂满男人的大腿。
忽然,他看到男人镜片下闪烁的光芒,轻轻拿开男人的眼镜,一双被泪水染
湿的清澈眼睛,沒有一开始见面时的冷漠,白皙的脸上有着性爱后时的红晕,嘴
唇喘着气,极度诱人的微微开啓,仿佛引诱雄性的侵犯似的。
胡天广着了魔的低头吻住,下身再次恢复活力,无情的贯穿男人的甬道,精
液喷出,男人的腿间只剩下无休止盡般的激烈交合。
等自己也射不出东西时,胡天广很幹脆的压在男人的身上,肉棒还在洞裏。
男人喘了很久的气,恢复点体力便盯着胡天光粗犷的脸,沙哑的命令:「出
来。」
胡天广大手在他的屁股一拍,「我爱什麽时候出来就什麽出来。」
然后重重的揉了一把。
男人本能的颤抖,屁股也缩了一下,胡天广舒服的哼哼,故意让自己软下的
肉棒在小穴裏面活动几下,想挣扎的男人一动不动,皱紧眉头忍耐精液流出的不
舒服感觉。
见胡天广沒有出来的意思,他忍无可忍的推开胡天广,胡天广哈哈大笑,翻
身躺到一边,改用手搂住他的肩膀。
男人显然不喜欢被人搂住,尤其是被他买来的人,而且腿间的黏腻只让他觉
得不幹净,必须快点洗澡。
「我要洗澡。」男人说,沒有感情的语气。
「我抱你。」胡天广自认自己还算贴心,但男人不买他的帐,警告的瞪着他。
「我自己去。」
「那你小心点。」这类的精英男总是喜欢死要面子,明明已经腿软的直打颤,
也不会在人前示弱,戴上眼镜一步一挪的走进浴室。
直到这时,胡天广才看到这个男人有着不算太宽阔的肩膀,适合一把抱住的
窄腰,屁股翘翘的,大腿白白的,连那双脚都比他小了一号,每走一步,他射在
裏面的东西就流出许多,滑在他的大腿上。
不由的,胡天广吹了声口哨,流氓的说:「精英男,屁股裏的东西都滴出来
了!」
男人的后背顿时僵硬,打开浴室门的动作也停顿一下。
哐——
关上浴室门的声音震得耳朵都快聋了,胡天广掏了掏耳朵。
洗完澡,男人又恢复成一开始见面的冷漠模样,而且将自己的衣物一件件的
穿好,梳理成一丝不苟的发型,俊美的脸上不见一丝刚才激情的红晕,镜片下的
双眼透出几分锐利的感觉,只有嘴唇红肿,还有下面看不见的地方火辣辣的疼痛,
但笔直的西装裤看不出他刚才双腿打颤,站在胡天广面前的男人完全不像一个床
上热情如火的人,使人産生剥开这身衣服,领带绑住他双手,强奸他的沖动。
「交易已经结束,再见。」公式化的口吻结束两人的一夜情,男人推下眼睛
转身开门离开。
把一个精英男幹到连自己都射不出的地步,胡天广早忘了自己不喜欢男人,
叼着烟直哼流行歌,第二天又在那个露天公园守株待兔。
不知道是不是他把人幹得太狠,害精英男不敢乱找男人,还是那只是一场有
钱赚的春梦,胡天广再也沒遇上这位戴着金边眼睛,西装笔挺的精英男,反而被
不少陌生男性勾搭,后来才知道那是有名的同性恋公园,钓小受就嘴裏叼根烟,
等小受点火,钓小攻就手裏拿个打火机,等小攻借火,这些人中也有一部分是出
来卖的,显然,胡天广被精英男误归在卖的那部分。
「妈的!老子哪裏像出来卖的?」
胡天广不爽的自言自语,拿着报纸寻找司机水电类工作,然后拿起手机打电
话一家家应征,不是人满了,就是条件不够,好不容易有一家公司既缺人又不需
要会英语之类的条件,明天就可以去面视。
把报纸丢到一边,胡天广拿起遥控器,枕着双臂欣赏新买的A片,越看越想
起那天晚上被他压在底下狠幹的精英男,双腿夹住他的腰,扭动着修长柔韧的身
子,喉咙裏发出即将高潮的叫声,俊美斯文的脸露出沉迷的神色,镜片下的双眼
泛出泪水,极力张开双腿,让他幹得更深,又紧又热的甬道容纳他坚硬如铁的粗
大棒子,他把男人幹到高潮,男人喷出汁液,而他也把自己磙烫的汁液盡量往男
人身体深处喷射。
一手的湿,胡天广看一眼手上自己的精液,嘴角怪异的抽搐,现在才意识到
一件事:他竟然意淫一个男人自慰,很想把那个精英男抓过来再幹上一回!
我的妈呀!!!
胡天广吓了一大跳,抓过一箱子的A片,寻找最激烈最刺激的片子,把幻想
从脑海驱散,但空白的脑海无法想起到底哪张片子最激情最刺激,就从最底下翻
出一张,胡乱的放进碟子裏,按下播放键,又匆忙到冰箱裏拿出冰镇啤酒压压惊。
刚喝一口,突然听到片子发出一声「压灭爹」。
不是女性娇柔的声音,而是少年故装撒娇的叫声。
胡天广擡头,美少年摇着小屁股被男人蹂躏的画面就这麽直直「戳」进他的
眼裏。
噗——
啤酒喷了满屏幕。
他一箱子的A片裏怎麽会有一张G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