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被人强姦的姊姊
被人强姦的姊姊

在大学一年级的期末考结束后,原本与朋友狂欢的我,在KTV夜唱到2点多,突然接到一通电话。
「请问是陈俊彦先生吗?」电话里头的另一端是一个声音很粗的男子。
「是的」我回应着。
「我这里是XXX警察分局,你姊姊遇到了点事情,请你过来接你姊姊回去」
「啥?」
「陈雅芝是你的姊姊对吧,他现在在我们分局里,你过来接她」警察又说了一次。
「喔….喔!」我喝了点酒的我才刚回神。
挂上电话后沒多久,手机又响了起来,我接了之后是妈妈打来的,她的口气很紧张,说要我赶快去接姊姊,要我把她接到我宿舍,她们明天一早会来看她,我问了一下姊姊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会在警察局?
「你姊姊被强姦了」妈妈用着哭腔跟我说。
我听完马上就跟朋友说有急事要离开,出了KTV我马上找了一台计程车坐上去,直奔警局去看我姊。
我跟姊姊都在外读书,虽然读不同的大学,不过都在同一个县市,当初我也是刻意选相同县市的学校,这样也多个照应。
等到我冲到警局表明来意之后,警察就带我去看姊姊,姊姊正低着头在哭泣,旁边还有个女警在安慰她,当姊姊看到我时,就扑到我身上哭了起来。
「你今晚就先带她回家休息,等明天再过来做笔录吧」女警跟我这样说。
我也就带着姊姊回去了,一路上姊姊都沒有讲话,回到宿舍后我让姊姊先去洗澡准备休息,过了一阵子我发觉姊姊洗了太久了,我敲了几下门姊姊却都沒有回应,我急忙将门给踹开,映入眼帘的是红色吓人的一幕,姊姊满身都在流血,窝在淋浴间里哭泣着,地上有着我再刷东西用的菜瓜布,菜瓜布整个都被染红了。
这时我赶紧拿了干净的毛巾过去,将她身体擦干,扶着她出来帮她擦药,原本我要帮她穿回衣服,但她却不肯穿原本的衣服,我只好拿了一件大衬衫给她穿着,而这晚姊姊抱着我哭到了早晨,直到她哭累了才睡着。
隔天父母赶了过来,接着父母陪着姊姊去警局,我也拿了姊姊的钥匙去她宿舍整理了衣服和行李让父母一起带回去,等我到了警局时,歹徒也抓到了,他是姊姊社团里的一个学弟,平常看起来乖乖的,最后趁着社团活动结束,其他人都离开时,主动留下来帮姊姊收拾,也就趁这个机会表明心意,姊姊不接受就对姊姊下手了。
「幹你他妈的禽兽!!!」我一看到他就冲上去扁了他好几拳。
警察原本其实都是做做样子的挡一下,顺便让家属出出气,但他们马上就看出,我有学过武术的底子,马上就围上来阻止了我,而我也因为打断了那人的肋骨,因伤害罪被留到了警局。
当然不到一天的时间,警察用最快的速度把我送到地检署,检察官以失去理智和情有可原的理由不起诉我,我也就出来了,妈妈骂了我说太冲动,但我就是气不过,最后父母就带着姊姊先行回家,而我则是留在这边等学期结束。
一个礼拜后我回到了家,因为姊姊的关系,妈妈请了一个礼拜的假留在家里陪姊姊,等到我回家后,我就接替了妈妈的工作,换成我来陪姊姊。
姊姊跟以前最大的不同就是变得很怕生,她不敢出门上街,也不愿意跟其他人说话,唯一能接受的只有她最亲密的家人。
「谢谢你,小俊」我倒了一杯水给姊姊
而姊姊几乎是整天窝在床上,用棉被把自己包住,或许是觉得这样比较有安全感吧,姊姊的床单是前几天新买的,旧的那套已经被染满了姊姊的血,就在爸妈把姊姊带回家后的隔天,姊姊趁着妈妈去买饭的时候,拿起美工刀在手腕上割了好深好深的伤口,到现在我每次帮她换药时,都还觉得可怕。
经过了几天的相处姊姊跟我也比较习惯了,两人渐渐回復到以前常斗嘴的关系,倒玩水后我拿着我的平板电脑坐在姊姊床上看东西,而姊姊则是喝了一口水就摆在旁边,捲着棉被靠在我身上跟着我看着。
「小俊整天你陪着姊姊不会无聊啊?」姊姊开口问着我。
这几天来我跟爸妈几乎是24小时盯着姊姊,怕姊姊又想不开做出傻事,所以白天由我陪姊姊到晚上,等妈妈回来后,妈妈会陪姊姊去洗澡和睡觉,当然白天的时候,姊姊上厕所我都要开始倒数计时,如果时间太久,我可能就又要破门而入了。
「不会啊!正好这几年来都很少跟姊姊说话,趁现在一口气补回来」我们两个从小感情就很好。
「可是整天都在这里不会闷坏吗?」
「那姊姊要陪我出去走走吗?」
「不…..我不敢」
「有我保护妳哪有什么不敢的」
「不要,我就是不敢出去」姊姊用棉被把头盖住。
「不要就不要,姊姊喜欢在房间待着,我就陪妳在这里,妳要在这边窝一辈子,我就在这边陪妳一辈子总行了吧」我隔着棉被抱住姊姊。
沒多久姊姊挣脱开来,看着我问着。
「你上大学都沒有交女朋友喔」
「沒有…..我可是认真的好学生」
「最好是,昨天明明成绩单寄来被当掉两科」
「那是教授太忌妒我太厉害了,所以才把我当掉」
「臭美……说真的啦!都沒有女朋友喔」
「对啊!妳要帮我介绍吗?」
「好喔,姊姊一定帮你找一个大美女」
「那就拜託了,最好要像美国女星凯萨琳丽塔琼斯那样漂亮的」
「我沒有外国朋友你慢慢幻想吧,你起来一下,我想去上个厕所」我还压在姊姊身上。
「Big or Small」我问着。
「小啦!」姊姊不耐烦着回着。
这几天我都盯得很紧,所以姊姊上厕所都要问一下大还是小,大的8分钟我就会敲门,小的则是给3分钟。
「那3分钟喔计时开始」计算姊姊上厕所的时间也变成我一个乐趣。
「我都还沒进去不算啦!」姊姊推开了我下床走去厕所。
而我也跟了过去,等我走到厕所时,我在外面喊着。
「3分钟到了准备攻坚」我轻轻的撞了几下门
「別鬧了我连裤子都还沒脱」姊姊在里面被我逗得笑呵呵。
「喔!那我等妳脱裤子再开始攻坚」
接着里面就都沒声音了,我这时发觉我说错话了,只好静静的等待着,不过终于听到了水声,不禁让我幻想着姊姊排尿的画面,水声结束之后我听到了卫生纸被抽出的声音,我想着姊姊现在正擦着她的下体,到最后马桶沖下了水和水龙头被转开洗手,最后姊姊不发一语的走出来。
「姊对不起啦!我说错话了」
「如果是別人的话,你早就被告性骚扰了」姊姊有点生气。
「所以我只敢跟妳说啊」
「打你喔」姊姊举起手来做势要打我
我赶紧跑回房间,姊姊也追了上来,我抓起棉被学姊姊一样把自己包住,姊姊则是隔着棉被轻打着我。
「好了好了,我投降別再打了」
「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对姊姊性骚扰」
「看有沒有机会啰」
「还鬧」姊姊又打了我一下。
「好啦!认真的跟妳说」
「嗯嗯」
「姊…….我真的认真的跟妳说,妳上厕所的时间有点久喔,平均起来3分20秒,说不定要去看一下泌尿科」这当然是我乱讲的。
「好啊!看我不打死你不可」姊姊扑到了我身上,压着我打着。
扁着扁着我也不甘示弱,我也开始伸手反击,这时我突然打到了一个很柔软的东西,很快的我就发现那是姊姊的胸部,我开始时不时的不小心打到姊姊的胸部,享受着这微微的触感,姊姊似乎是沒发现继续跟我打鬧着,直到突然我眼前出现一片黑影。
「哎啊!」我摀住我的眼睛痛叫起来。
「怎么了……对不起对不起,我看看」姊姊发现玩过头了点。
姊姊拿开了我的手,靠过来盯着我的眼睛看,两人靠得很近很近,我只要微微地往前一靠,就可以亲到姊姊的唇,我偷偷的往前了一点,姊姊看着我也有点情迷意乱了也就沒有闪开,就当我感觉到触碰到的那一瞬间,我用力地吹了一口气。
「哈哈!沒事骗到妳了」我装成沒事的样子。
「眼睛都红成这样了还玩,我去拿药帮你擦」姊姊眼睛下意识的避开我。
姊姊帮擦了药之后,我也就沒办法看平板了,姊姊让我躺到床上闭上眼睛休息,两姊弟就一起睡在一张单人床上,面对着面靠着,我能感受到姊姊的唿吸,而我相信姊姊也能感受得到我的。
在这温暖的感受之下,我也就迷迷煳煳的睡着了,大概睡了半个多小时吧,我醒过来时看到姊姊正紧紧抱住我睡觉,但糟糕的是我竟然勃起了,坚挺的肉棒正顶在姊姊的小腹上,而现在我根本不敢乱动,如果吵醒了姊姊就很难解释了。
不过这时候我发现姊姊的眼睛偷偷张开了一点偷看了一下,接着又紧紧的闭上,大概是怕尴尬吧,所以也不敢让我知道她醒了,两人只好就这样撑着,而我的肉棒也很争气的继续顶着,丝毫沒有软掉的迹象,直接后来时间接近中午了,姊姊的肚子发出了叫声。
「呵呵呵…….」我笑了出来。
「讨….讨厌啦!呵…..呵呵….」姊姊也睁开眼睛笑了出来。
等两人笑声停止之后,静了下来互看着对方,我们已经很久沒有相处的这么亲密了,自从姊姊上了大学不住家里,直到我搬出去住,这三年多来跟姊姊相处时间真的很少,这时我突然觉得姊姊好漂亮好漂亮。
「还不赶快收回去」姊姊原本也是情迷意乱的看着我,但突然一阵回神又嘟起了嘴巴。
我赶快转过了身,把肉棒从姊姊腹部移开,姊姊坐了起来尴尬的看着我。
「那个…..等等吃什么,我今天不想再吃外卖了」因为我必须看着姊姊,所以这几天都是叫外送的。
「不然我们出去吃」
「不要,我就是不想出门」
「那只好妳煮给我吃啰」
「你不怕拉肚子我就煮啊!」
「放心我等等先去吃胃药」
「笨弟弟小心我打你喔」
「威胁沒用了,因为妳刚刚都动过手了」
「喔…..对不起啦,眼睛还会痛吗?」姊姊又靠过来看我的眼睛。
「应该沒事了」
「还是有一点点红红的,晚点要再擦药喔」
「嗯」
「你想吃什么我去煮」姊姊从我身上爬过去下床回头问我。
「随便弄个贡丸面来吃就好了」
其实我是有考量的,面和贡丸都只要下水煮就可以了,其他的调味也都很简单,不需要用到刀子之类的东西,以免姊姊突然做出无法挽回的事情。我在床上待到我的弟弟冷静之后才起床,而姊姊早就煮好在等我了。
「面都快凉了才来,你…..应该沒有在我房间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吧」
「什么不该做的?」我知道姊姊指的是什么。
「沒有就好,快吃吧」
「嗯…..沒想到」我吃了第一口准备给个评价。
「沒想到什么?」
「沒想到刚才吃了胃药是正确的决定」我故意不停的逗姊姊。
「不喜欢就別吃了,反正饿的是你」姊姊一脸无所谓的说着。
「当然会吃啊!姊姊就算煮得再难吃我也喜欢」
「这算什么夸赞?」
「好啦!说真的就蛮不错吃的啦」反正就水磙了丢下去,基本上不太会失败
「这还差不多」
等我们吃完之后,我就去洗碗,而姊姊则是坐到客厅等我,洗好之后姊姊又拉着我回到了房间,玩着玩着又累了,姊姊又帮我眼睛擦了一次药,然后又抱着我睡觉了。
而这次就睡了比较久一点,到了三点多才醒来,等我醒来时我的肉棒又硬梆梆的顶在姊姊的小腹,只是这次姊姊张着眼睛看着我。
「姊妳醒多久了」
「半个多小时吧」
「怎么不叫醒我呢?」
「俊我问你喔,你要好好的回答我不准说笑」姊姊很认真的告诉我。
「嗯嗯」我也收起了笑容
「你…..喜欢姊姊吗?」
「嗯,喜欢啊!」
「你不会嫌弃我已经被……」姊姊说不下去了。
「那个別放在心上啦!我下次看到那个狗杂种一定打死他」
「这一辈子你愿意跟我在一起吗?」
「好啊!妳永远是我最喜欢的姊姊」
「只是…..姊姊吗?」这句话很小声我沒有听得很清楚。
「什么?」
「沒事,再陪我躺一会儿好吗?」姊姊整个人都贴了过来。
肉棒被夹到两人身体中间,更加的舒服,我相信姊姊能够感受到我阴茎兴奋的跳动着。
接下来的日子我们的关系越来越暧昧,对话也越来越不像是姊弟,经过了一个多月姊姊的情形也稳定多了,除了因为要出庭的关系一定得出门之外,其他的时间都还是留在房间里,而心力交瘁的父母也差不多到了极限,所以姊姊决定让他们出去走走,安排了一个礼拜的假期给他们。
当然父母是不太放心,但是自己真的也到了极限了,如果自己倒下的话那可就糟了,所以就把事情都交代给我,就出门旅行了。
就在父母离去的当天,姊姊的突然变得很忧伤,也不跟我说话,我抱着她不断哄着,到了最后姊姊带着泪跟我说着。
「我的那个沒有来……」
有些事情就是那么刚好,姊姊被那人给强姦了之后,又怀了那人的小孩,姊姊不断的哭泣着。
「姊…..那妳要生下来吗?」我问着。
「不!绝对不要!我不要生下那个人的小孩」姊姊再度崩溃了。
「那等爸妈回来的时候…..」
「不…..不要给他们知道」我话还沒讲完就被姊姊打断。
后来我带着姊姊到了医院的妇产科看诊,姊姊穿了牛仔裤、丝袜和内裤穿了好几层,身体也包得跟肉粽一样,才搂着我跟我出门,当然确定了也解怀孕了,不过因为是很早期,所以只是个小手术,今天先做一些前置作业,明天就可以来拿小孩了。
当晚姊姊拉着我不让我回房睡,我考虑到了姊姊的情况也不适合一个人睡,所以就抱着她睡,姊姊在睡前跟我聊了好多好多,从小时候的事情一直聊到大学后的事。
直到两人都累了,姊姊靠过来给了我一个吻,轻轻的点在我的唇上。
「小俊,我爱你」
我脑中一片空白,等到我回神的时候,姊姊已经转身睡了,姊姊拉着我的手环抱着她,我也只好就这么睡。
到了隔天我陪姊姊到了手术室,进去沒多久后就听到里面的哭鬧声,护士走了出来要我进去安抚,最后在姊姊死活的要求之下,要我在手术檯旁边陪她。
「俊我怕….」姊姊握着我的手,我能感受到姊姊的颤抖和恐惧。
「別怕我在妳旁边」我也紧握着姊姊的手,陪伴她走过人生最痛苦的时光。
手术沒有很久,应该说很快就结束了,一条生命就这样消失了,我心里想着他出现在错误的时间,虽然说对他很残忍,但如果让他出生,那就是对姊姊更加残忍,所以要怨恨的话,就去怨恨你父亲吧。
结束之后我让姊姊先在大厅领药,而我则是跟医生要求做一些检体的採集,以做之后诉讼的用途,毕竟这是最强而有力的证据,之后我带着姊姊买了一些营养品让她补补身子。
回家后我陪着姊姊回到房间里,让她先好好睡一觉。
「姊,先睡一下,等醒来就都沒事了」我摸着她的头,让她感到安心。
我也就在一旁守护着姊姊,过了许久我先去准备中餐,弄好之后我就去叫姊姊,不过却看到惊慌失措的姊姊怪着我。
「你跑去哪边了,你不是说会在我旁边吗?」姊姊又气又害怕。
「沒有啦!只是去弄午饭而已,起来吃吧」
「我沒有胃口」姊姊用棉被把头盖住。
「我要洗澡」姊姊又说了。
「喔,那我帮妳开瓦斯」
我跑去开完了瓦斯,接着进去浴室把菜瓜布和一些比较粗糙的东西都拿掉,甚至连洗脸台的镜子都拆了。
「你拿走镜子我怎么洗脸」姊姊过来的时候念着我。
「喔……」我只好再把镜子装上。
接着我就让姊姊进去洗澡了,而我为了安全着想只好在门外等着,接着我做出了像是变态的举动,我把耳朵贴到门上,仔细的听着里面的声响。
我听到了水声,想必姊姊已经开始淋浴了,明明知道不应该,但我脑中却开始幻想起姊姊全裸湿身的模样,虽然说之前也看过了,但那时姊姊全身都是血,沒那个心情去欣赏。
想着想着突然我好像听到在水滴滴落的声响中,带了点哭泣的声音,我赶紧敲了敲门。
「姊妳沒事吧」我很紧张的问着。
「沒….沒有」我听得出来姊姊回答时有哭腔。
但她都这么说了,我也只好继续等,不过为了安全起见,我先跑去拿了一个十元硬币,免得到时候又得踹开门。
水声停止了下来,里面也安静了起来,过沒多久我开始觉得不妙了,姊姊的精神状况真的蛮不稳的,很怕她又做出傻事。
「姊……姊…….回答我」我大声的叫着,但却都沒有回应
我急忙地用硬币转开门锁,姊姊正蹲坐在浴缸里哭泣着,我赶紧过去安慰她,姊姊看到我像是在坠落中抓到一根绳子一样,顿时她的心灵有了支柱。
「小俊,抱我」姊姊哭着求我
也顾不得姊姊全身溼透,我将她抱到我怀里,姊姊在我怀中哭泣着、颤抖着,夺走自己小孩的罪恶感,压得姊姊无法透气。
「小俊你觉得姊姊漂亮吗?」姊姊问着我。
「姊很漂亮」
「真的……」
「那你愿意要我吗?只要你愿意我什么都愿意做」
「姊妳说什么呢?」虽然我内心知道姊姊的意思,但我还是避开这问题。
这些日子来我跟姊的暧昧,已经超越了一般姊弟了,我知道有时午睡的时候,姊姊都会偷偷的亲我,甚至偷偷把手伸入我的裤档里,摸着我的肉棒。
当然我也不是个木头,我也很喜欢姊姊,要我跟姊姊过一辈子我也愿意,只是姊弟的这条缐我还是沒有勇气跨越,而且我也还分不清这感觉到底姊弟之间的亲情,还是男女之间的爱情。
「你爱我吗?我是指不要把我当成姊姊,而是把我当成一个女人来看…..你爱我吗?」姊姊终于问了,这下我避也避不开了。
「……………姊….我」
「我知道了」姊姊冷冷的说着,接着微微的施力要把我推开。
「姊!」但我却用力的把她压住,不让她离开我。
我想通了,不管是姊弟情还是男女情,我都愿意跟姊姊一起过一辈子,外人的眼光我都不在乎,我只在乎在我怀里的姊姊。
「不管是姊姊的妳,还是女人的妳,我都爱妳」
「小俊…..」
两人吻在一起舌头交缠着,我很自然的开始抚摸起姊姊的背部,姊姊闭上眼睛享受起来。
沒多久沾湿的身体开始发冷,姊姊打开了莲蓬头,温暖的水打在我们身上,看着姊姊溼透的长髮,脸上分不清是水珠还是泪珠,让我十分的心动,我将排水孔给堵了上去,把水留在浴缸里,让姊姊躺到了浴缸上。
「我也想看看你」姊姊跟我这么说。
接着姊姊将我的衣服脱了下来,而我的双手开始在她的胸部上搓揉起来,姊姊逞强的让我摸着,明明非常的害羞,但却又不愿意扫了我的兴。
「怎么我的身材如何」姊姊脱下了我的上衣,我问着她。
「很不错」有特別练过的身材,虽然比不上健美先生的六块肌,但至少很健壮。
「姊……妳的身材也很不错啊」我摸着姊姊胸前的乳房
「有点小是不是」姊姊的胸部沒有说很傲人,不过一手就能掌握的感觉也挺不赖的。
「所以就让我好好的帮姊姊按摩,把它给搓大」
「你不在意吗?」
「不会啊!反正我又不是乳控,要大的话我养只乳牛不就好了,而且……」我欲言又止。
「而且什么?」姊姊紧接着问下去。
「而且姊姊下面的毛还挺可爱的」我眼睛瞄了下去,虽然沒有修剪过,但姊姊的毛长得挺整齐的。
「哎!」姊姊赶紧用手遮住。
「姊我想摸摸看」我伸手己开了姊姊的手,钻进了下腹。
「挺柔软的呢」
「我….我也要摸摸你的」姊害羞的急了起来,用力的把我的裤子拉下。
「这………」姊姊惊唿了一声。
坚挺的肉棒从裤子里被解放了出来,一跳一跳的为着等等要进入姊姊体内而兴奋,说真的虽然我的肉棒只有比平均长度再长一点,但粗度却是一等一等,高中时曾经跟偷情的老师幹过,幹到她腿软无法上课呢。
「姊妳不是说也想摸摸」我把她的手拉了过来放到了我肉棒上。
姊姊纤细的小手根本沒办法圈住我粗壮的肉棒,只好两只手同时握住我的阴茎,而我则继续的抚摸着姊姊的胸部和阴毛。
因为担心姊姊的精神状况,所以我就不继续的挑逗她,也不敢用手去爱抚姊姊的小穴,在无法确定她小穴是否湿润的情形下,我拉着姊姊的手,按了一些乳液出来,要她涂抹在我的肉棒上。
她很仔细的套弄着我的肉棒,心里想着等等要放进体内的东西,不禁自问放得下吗?不管能不能放得进去,都不重要了,姊姊下定了决心就算受伤也得让它进去。
我把姊姊的两脚分开,整个人压了进去,一手放到了姊姊的脑后,让它当作枕头埝着,我把我的龟头顶在姊姊的小穴上,龟头整整比阴茎又粗了一圈,使得姊姊心里有些害怕,唿吸也越来越急促。
「姊放轻松就好」我在她额头上吻了一吻,温柔的安抚着她,她也就平息了下来。
「这样的我真的可以吗?我已经不是….唔….」我用嘴将她的话堵了回去。
「姊我要妳,妳只要知道这件事就够了」
「嗯..嗯…..进来吧」姊姊感动得流下了眼泪。
龟头缓缓的往前推进,两片阴唇无法吃下我粗壮的肉棒,反倒被塞进了小穴里,姊姊一手抓着我,另一手抓着浴缸旁的防滑扶手,咬住了下唇来抵御下体传来的疼痛。
不过姊姊阴道内还有留着刚刚手术用的润滑液,再加上了我阴茎上的乳液,至少润滑是非常足够的,不用怕姊姊的阴道会受伤,所以我也就加快了插入的速度,终于我的下体与姊姊完全贴住,肉棒整根都进到了姊姊的体内。
「姊都进去了」
「嗯,动吧我想要让你舒服」而过程中姊姊都沒有闭上眼睛,两颗泪汪汪的大眼睛直直的盯着我。
阴茎开始在姊姊的身体里进出,粗壮的阴茎把阴道肉都带了出来,然后再度被我插回穴里,姊姊紧皱着眉头抵御令人羞耻的感觉,但心里却感受到非常的幸福,被自己最爱的男人在身体里进出,知道他用着自己的身体感到很舒服,想到这里自己再难受也无所谓了。
「姊姊….姊姊好幸福啊!」姊姊抓着我的背,把我的上半身牢牢压在她身上。
「我也是姊姊的里面好舒服」
姊姊的阴道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还是非常的紧,窄小的肉缝被阴茎给撑开,肉壁紧紧的贴在我的阴茎上,随着我前后的抽送,肉壁也摩擦着我的阴茎,龟头的前端时不时能够触碰到姊姊的子宫口。
浴缸里的水慢慢的升高,温暖着浴缸中的两人,姊姊的湿身的样子真的非常诱人,我恨不得把姊姊给吃了,脖子和肩膀上都是我的吻痕,甚至有些还地方被留下了轻咬之后的齿痕。
娇嫩的阴道肉遭受了我近千次的摧残,我开始担心起姊姊的身体状况,毕竟她今天早上才刚做完小手术,不知道她撑不撑得住,而且体内的润滑剂和乳液也被消耗得差不多了,使得我的动作渐渐慢了下来。
「怎么慢下来了,是讨厌了姊姊吗?还是对姊姊的里面感到腻了」
「沒有啦!有点累了说」我不好说担心她,不然她一定会不顾自己。
「一定是姊姊的那里不舒服,所以才会让你做这么久了还沒出来」姊姊开始怪罪自己。
「对不起…..对不起…..姊姊的身体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所以….所以才会让你觉得不舒服」姊姊很快的把错都揽到自己身上。
「沒有不是这样的,其实是我快要出来了,但是又想多在姊姊里面久一点,怕我出来后姊姊会反悔把自己给我,所以才慢下了的」我只好搬出另一个理由。
「不会的,姊姊不会反悔的,只要你还要姊姊,姊姊永远都会在你身边」姊姊露出了笑容。
「所以放心的射出来吧,姊姊会完完全全的接受的」姊姊开始摆动起自己的腰,主动地配合着我的抽插。
这时我开始感觉到姊姊的阴道内又开始产生变化了,原本抽插越来越困难的阴道,又开始湿润起来,姊姊开始分泌起淫水了,意思就是说姊姊开始对我这个弟弟发情,为了跟弟弟做爱身体做出了反应。
而姊姊看着我幹得气喘唿唿的,也很温柔的把我脸上的汗给拭去,仔细着看着我露出着满意的表情幹着自己。
随着水位越来越上升,抽插也越来越令人羞耻,每插一下就溅起水花,姊姊听着水花声就能知道我插入的力道是多么强劲,而水压也使得阴道产生出吸力,将我的肉棒吸住,像是要把精液榨出来似的。
「姊…..我要射了,在里面可以吗?」我想今天应该很安全才是。
「嗯….都射进来吧,姊姊想好好的感受你」
「啊!啊~~射了射了」我颤抖了一下,精液从马眼喷发出来。
「进来了,这就是阿俊的…….」姊姊也感受着我的精液。
而从头到尾姊姊都沒有闭上眼睛,她一直看着我,看着我高潮射精时的表情,知道了她的身体能够让我感到舒服,心里不禁雀跃起来,不过我想其中也是怕回忆起当时被侵犯的感觉吧,所以必须看着眼前的我,才不会让那男人的记忆跟现实重叠起来。
「喜欢…..喜欢姊姊的里面吗?」姊姊问着我。
「很喜欢喔,姊姊的里面太美了,整个把我包得紧紧的」
「你喜欢就好,以后姊姊就是你的人了,我会献出我所有的一切」
我们在浴缸里泡了一会儿,开始互相帮对方洗澡,姊姊也回復了活力,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最后我把她抱回床上,又在她床上做了一次,而接下来的一个礼拜,整个家中都留下了我们做爱的痕迹。
姊姊的房间、我的房间、客厅、阳台、玄关、甚至父母的房间都成为我们爱爱的场所。
到了父母回家的日子,那天中午我觉得姊姊的精神状况好多了,有了我这个精神支柱之后,也沒有什么负面想法了,所以我就跟姊姊说想去吃以前常常去买的一间面摊去买中餐,问她要不要去。
「不要,我不想出门」姊姊还是喜欢待着家里,不过姊姊走出了房间,变成了待在我身边就好。
「那妳在家里等一下,我去买」我想出去一下下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我要吃那家阳春面还有油豆腐,好久沒吃了说」姊姊也怀念起以前常吃的味道。
「嗯嗯那妳等我喔」
接着我就出门了,不过我沒想到的是,出门短短十五分钟,回来的时候姊姊却变了样了,她躲在房间里不肯出来帮我开门,最后我只好找了锁匠帮我开门进屋,打发掉锁匠之后,但姊姊却是把房门锁上不让我进去,我找出家里的房门钥匙开进去,看到姊姊又躲回棉被里哭泣颤抖着。
「怎么了姊」
我好不容易拉下了棉被,却看到惊吓不已的脸,看到了我之后,姊姊终于放下了心中的恐惧,哭着扑到我怀里,不停的骂着我。
「你去了哪里了,人家好怕好怕喔!」
「你是不是不要人家了,求求你阿俊,姊姊什么都愿意做,不要抛弃我好不好」我花了好一阵子才让姊姊平静下来
这时我终于明白了,姊姊的精神状况并沒有好转,而是将所有的恐惧都寄託到我身上,只有在我身旁她才能感到平静。
我趁着姊姊午睡时上网查了一下,很多心灵受伤的女孩子,很容易爱上她的心理医师,因为在她们碎掉的心灵中出现了最后一丝希望,她们会不顾一切的抓住它。
晚上父母回来了,因为姊姊的依赖毫不掩饰,很快的父母就看出了异样,姊姊甚至让父母知道了我们已经有过性关系了,当然父母都无法接受,怪罪我趁着姊姊这样的状态,竟然做出禽兽般的事情,姊姊则是在一旁哭叫着,一阵痛打痛骂之后,我被赶出了家门。
我只好回到了学校宿舍,两天后我接到了姊姊的病危通知,要我马上赶回医院看她,失去我之后的姊姊状况变得非常不稳定,最终终于做下了蠢事。
「啊!」我从椅子上惊醒了过来。
原来只个个梦,我全身冒着冷汗,想起之前的事情,到现在还是无法忘怀。
「老公怎么了」妻子在一旁看电视,看到我的样子很担心的过来询问。
「沒有…..只是梦到了一些旧事」可怕的旧事。
「是吗?有事要说出来喔,闷在心里可是会闷出病的」妻子叮咛了几句。
「是啊!」我挽起了妻子的手,在上面亲吻了几下。
「怎么突然这样,还说沒有什么」
我吻着手腕上那两道深深的伤痕,心理无比的痛心,当时姊姊到底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割下自己手腕的。
经过了这件事之后,父母的心态也有了转变,带了姊姊去看心理医师。
「我看过很多这种案例,有过母子、父女、兄妹、姊弟,甚至是母女都有,我只能说这样的心里创伤已经不是药物所能控制了,当然我可以开一辈子的药物来控制,但那只会让她一辈子变成人偶,你们身为家人能做得是帮她选择,在道德以及她的幸福上做选择」面对姊姊严重的精神状况,医生做给了建议
两种选择,一个是让姊姊跟我在一起,或许以后可以慢慢的劝导她,另一个是将姊姊送到精神病院里治疗,但与其说是治疗不如说是监禁吧,最后父母也做出了妥协。
之后姊姊跟我就这么再一起了,我先是休学一年来陪姊,一年过后姊姊也稳定了不少,父母租了一间在我学校旁边的房子给我们住,我去上课时姊姊则是在宿舍里当家管,我每节下课都会跑回家看看姊姊,活像一对刚结婚的小夫妻。
过了好几年后,姊姊的精神状况才回復,但唯一沒有回復的就只有对我的感情,姊姊对我的爱已经是无法撼动了,社会道德观与乱伦谴责,都无法改变我们爱对方的心。
「姊」我搂住了她。
「真是令人怀念的称唿,你很久沒这样叫我了说」
「我爱妳」